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周乔】离婚协议(2)

前文链接: 1

后文链接: 3


(五)

 

亲朋好友不完全这么想。

 

刚得到两人离婚消息,一惊一乍有之,发现这是假离婚后讨论很快平息。

 

但法律关系的改变,客观上再次点燃了八卦者们的熊熊好奇之火。

 

比如这天兴欣老友们聚餐,趁周泽楷不在,方锐第一个进入刨根问底模式。

 

“真的……只是因为买房?”方锐把杯盘挪开些,单手支桌,向乔一帆靠去,压低声音。

 

“是。”乔一帆坦然答道。

 

苏沐橙和陈果端着甜点回来,看到的就是方锐这大灰狼欺压小白兔的架势。陈果顺手送方锐一个毛栗子。“三十多的大叔了还欺负一帆。”

 

方锐捂着后脑勺回头,另一只手竖在唇前,非常委屈,“嘘——我是作为前辈,关心一帆的婚姻幸福好吧!说是假离婚,谁知道周泽楷有没有其他想法,我这不是想要多了解了解,才好帮一帆分析分析!”

 

苏沐橙不理他这戏特别多,径直在乔一帆另一侧坐下。“谢啦,一帆。”她动作优雅地夹起八卦男主角剥好的虾,开心地吃了起来。忽然想起什么,又放下筷子,冲乔一帆眨了眨眼:“其实我也有点好奇,可以问吗?”

 

“可以,问吧。”都是熟人,乔一帆十分不介意。

 

“所以当初,你和周泽楷是怎么在一起的?”苏沐橙本想问的是另一个句式——谁追谁,不过谁让她是乔一帆的亲友团,必然要更给一些面子。

 

“我先心动,先告白,他接受了。”被问到这个问题,乔一帆的眼神从温和转向温柔,又透着认真,如同从回忆的沙滩上拾取珍贵的宝石。众人见他神色变化,以为能听到什么特别的细节,可他只是将一开始便公开的版本再重复了一遍。

 

那是个快要下雨的下午。天色像是吸了过量墨汁的画布,仿佛下一刻就会承载不住这种压抑饱和,倾泻下黑色的雨。

 

荣耀职业联盟的队长们已经在这里浪费了三个多小时,拜苛刻到神经质的导演所赐。他们要录一个全明星预热的系列PV,有单人也有几人一组,还有全员。导演不停地提出各种要求指示,重拍不同的片段,将整个拍摄过程拖到极长。

 

更郁闷的是——出于职业素养和现场要求,在拍摄全部结束前,无人可擅自离场。因此没有拍摄任务的人只能在原地枯坐——是的,枯坐,这里手机信号特别差,用黄少天的话来说,连自拍发微博都做不到,憋死人了。

 

在烦躁蔓延并将人拖入心情爆炸的临界值前,喻文州恰到好处提了一个建议来缓和群体情绪——一人讲一个有趣的故事。黄少天和张佳乐积极响应,其他人无聊,跟着玩起来。

 

黄少天必然第一个,他忍得太久,又能言善道,超额发挥,连说两个,逗得众人前仰后合。笑完后,果然焦躁感消除许多,大家便敞开了聊,夸张的有趣的小故事一个接着一个,气氛越来越轻松愉悦。

 

这一状态持续到乔一帆,他讲了一个翻车鱼的小故事,现场“翻车”了。虽然乔一帆并不怯场,但他言语能力远不及黄少天精彩,更兼话题冷僻,当他十分努力地描述这种鱼的可爱之处时,大家很想给面子,无奈实在抓不到翻车鱼的萌点。乔一帆话音落下后,跟着的是大段空白。

 

尴尬……这是乔一帆的第一反应。顺便他也看到喻文州往他这快速瞄了一眼,又垂下眸子,仿佛在思考要说什么才能把他的话接上去。他觉得没必要麻烦喻文州,张了张口,打算随便说点什么。

 

这时,一声轻笑拯救了乔一帆。

 

乔一帆循声望去,竟然是周泽楷。那位少言冷静的联盟男神。

 

周泽楷显然是真感到有趣,他笑到肩膀都在隐隐耸动。乔一帆看过去时,周泽楷握成拳状的右手刚刚从掩笑状态放下来。

 

他发现乔一帆和大家都注意到自己,神情一顿。乔一帆本猜测他会很快收起笑容,没想到下一秒,周泽楷非常坦然地冲着他笑了一下。

 

仿佛清风忽然盛满湖面。心弦跟着振动起来。

 

他与周泽楷并无深交,更谈不上读心这样的江波涛神技,却在这刻心领神会,亦或是他迷之主观自信地认为自己读懂了周泽楷笑容里的含义。

 

他觉得,周泽楷完全get到了翻车鱼的有趣之处,那个笑容正是传递了这一信息——“真的很有趣,谢谢。”

 

有时心动就是这样,源于微末的小事,伴着之前因为颜值和实力而憧憬堆砌的好感,从星星之火到燎原之态。

 

于是告白。

 

于是对方接受。

 

就这样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就这样?”听众方锐强烈不满。这个版本他听过很多次了,除了细微词语的差别,关键内容,剧情发展,甚至描述者温柔幸福的神情,都如出一辙,简直就是重播,不能加点新料吗——“小乔你不厚道。每次说到这里就结束,周泽楷那边怎么心动的能说说吗?”

 

不是第一次被投诉缺斤少两,乔一帆应付自如:“可这就是‘怎么在一起’呀?”

 

方锐被堵得无话可说,兴欣女神三人组笑得妆都要掉了:“哈哈哈哈哈哈。给小乔打call!”

 

 

……

 

兴欣这边聊在兴头上,轮回的聚会也在气氛最高点,唱歌的唱歌,喝饮料聊天的聊天,一切都平平顺顺。没想到杜明也不知道怎么就蹦出一句话,把整个和谐乐章按下暂停。

 

“周队,你和小乔,证领完了?”

 

话刚说出口,杜明就想猛抽自己。其余众人锐利的眼神一瞬间把他扎了个透。

 

问什么不好问人家领证的事。虽然都是红本本,但这又不是结婚证,是离婚证好吗?没看到周泽楷的脸色都变了。

 

要知道周泽楷领完证后从不主动提起这事,他们之所以有消息,还多亏了兴欣的线报。稍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猜到周泽楷挺在意的,即使是假离婚。

 

杜明现在问出,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还好江波涛仍当他是个兄弟,及时地救场了——

 

“唉,周队和小乔感情一直这么好,领什么证都影响不到,太让人羡慕了。杜明你与其八卦这些,不如多向周队学点恋爱婚姻的细节?也好早日追到唐女神呀。”

 

话题一下转移到杜明对唐柔的长追不到,四周顿时响起此起彼伏的起哄声。

 

杜明红了红脸,刚好又喝了谁递过来的混着黑方的绿茶,酒已上头。他想到唐柔这两年开始松懈的防御,忽然有些兴奋,便喊出了轮回队内好奇已久的那个问题:

 

“周队。可以说下当时小乔是怎么追到你的么?”

 

四下忽然寂静,个个竖起了耳朵。

 

看周泽楷没反应,没笑也没皱眉,杜明大了胆子再接再厉,“咱们周队就是联盟的男神。小乔当时是怎么追到你的,可以透露一点细节吧?我学习学习再认真领悟,说不定就可以追到我的女神了!”

 

杜明抱拳恳求,就差跪下了。剩下的人屏住了呼吸,也紧张起来。

 

 

周泽楷突然一笑。眸中闪过一丝炫目的流光。

 

“不是这样。”

 

(六)

 

周泽楷的版本和乔一帆的版本不一样。

 

在乔一帆讲翻车鱼的故事之前,他已多少对乔一帆有所关注。

 

转会选手在联盟里很平常,但主流情况是,转换前后的实力相差不大。乔一帆特别一些,他在微草宛如微草,听说是叶修意外发现了他的优点,从王杰希手里挖到了墙角。他到兴欣后,并没有一战成名,而是踏踏实实地走了一条自己的路,虽然缓慢却坚定,最后走到了冠军队队长的位置。

 

说是传奇可能有些过分,荣耀里传奇太多,但是以选手实力评价,能和他偶尔聊天说话的乔一帆,已经是一位神级选手了。

 

周泽楷话少,不代表他反射弧长。一次次的比赛遭遇,同台竞技,之后的战术分析,乔一帆以“一寸灰”这个账号为支点,早已在他心中构建出立体的形象。

 

然而那次翻车鱼故事之前,他一直将自己对乔一帆的关注混同为普通的欣赏,抑或的确只是普通的欣赏——翻车鱼的故事必须是个契机——让他将潜意识的水面暂时下降,露出埋藏着的特别在意来。

 

乔一帆的描述重点是周泽楷的微微一笑,其实几乎是同时,乔一帆也笑了。在旁人眼中,这是一次心有灵犀的“相视而笑”。

 

这个笑容是对周泽楷微笑的折射反馈。周泽楷一瞬间抓住了其中的潜在信息——乔一帆似乎对他有了想法。

 

这种判断换个人来说就是自大,可对长年处于抢手期的周泽楷而言,他熟悉这类眼神和反应,因此感觉上更敏锐一些。

 

唯一的差别是,对别人,他总会下意识地竖起防御来,阻止对方更靠近自己,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说不上原因地,他默许了乔一帆对自己的接近,就这样一点点地看着两人间的“墙”被日渐的熟谙、共同的话题所消融……直到,那一次赛后,对方坚定说出告白。

 

他忽然发现,“墙”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对方会一直站在自己身边”这个认知,已在不知不觉中牢牢扎根在自己脑海。

 

 

所以他说,“不是这样。”

 

无非是乔一帆先开了口,并不代表他在其中纯被动地作出响应。

 

在他观点里,这更类似一场水到渠成的两情相悦。

 

周泽楷结束了回忆,这是他难得讲了这么长的一段,期间包含的种种温柔和美好将听众多少都感染了。

 

最早成家的方明华露出一个共鸣和怀念的表情,默默喝了一大口茶。

 

“咳……周队。”杜明出声打断,他酒醒了五分,听周泽楷讲到一半,便发现这完全无法当追女神的参考,可周泽楷难得开口,江波涛和其他人在不停使眼色,他干脆靠着剩下五分酒意和大胆,继续八卦。

 

“你们相处时有矛盾吗?会吵架吗?”

 

这个问题问出时,听众心里是有预判的——在外人眼中,矛盾即使有,也都被乔一帆按下去了,说不定周泽楷完全意识不到。毕竟周乔两人都在的场合,乔一帆全心全意关注周泽楷的状态,不是眼瞎都看得出来。

 

可周泽楷的反应却让人出乎意料。

 

他这次没有很快作答,而是渐渐陷入思考。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眉心拧了起来。

 

“没有吵架。有矛盾。”

 

轮回心中咯噔一声,难道这才是离婚的真相——


(七)

 

与其说矛盾,不如说是单方面的不满。它在周泽楷心中埋了很久,却在离婚前从未对乔一帆提过。

 

周泽楷不满意乔一帆对自己的习惯性委屈,尤其他的出发点是为周泽楷考虑过多时。

 

“都是些细节上的事吧?”谈到婚姻哲学,方明华更有经验,他出面接的话一针见血。

 

回忆起来的,仿佛真的都是些小细节。

 

比如两人逛街买衣服,乔一帆总是习惯性地给他买更好的牌子,理由是周泽楷在正式场合露脸机会更多。

 

不止衣服,如果拉开卧室某个抽屉,那整整一抽屉的袖扣几乎都是乔一帆买给周泽楷的,除了角落的一对有一半属于乔一帆——那是结婚当日时佩戴的。

 

周泽楷起先委婉地反对过,通过拉着乔一帆一起试穿,最后两套一同结算的方式。然而乔一帆虽然顺从他,但总有这样那样的理由能让周泽楷买得更多。更郁闷的是,他发现每每发生倾向性的采购后,自己的伴侣便十分开心,对着试衣镜看自己的眼神除了一如既往的欣赏倾慕外,还充盈着强烈的满足感。他不忍心去剥夺这种满足,于是便放任下去。

 

如果单只是买衣服一件事,或许它并不足够演化成不满。

 

乔一帆在其他方面同样会下意识地偏重照顾自己。

 

譬如饮食上。两人一南一北的出身,如果在家吃饭,乔一帆下厨,那他做的毫无疑问是沪菜。如果出去吃饭,种类会丰富一些,然而点菜时乔一帆也会习惯性地点周泽楷爱吃的菜。

 

这件事前几周才发生过。

 

周泽楷工作机缘碰巧吃到某家有名的粤菜馆,那里的小点心都做得极精妙,尤其是一款雪媚娘,外皮轻轻一咬就破开,里面是入口即化的鲜奶油和清爽不腻味的水果,连他这样对粤菜不怎么感冒的人都情不自禁地称赞“不错”。

 

他发自内心表达称赞的瞬间,也想起了乔一帆——明明快奔三,却意外地热爱各种甜点和广式茶点,是与年龄不相符的十分可爱。不需要怎么思索,周泽楷几乎是立即下了决定,问老板要来私人联系方式,准备下次带乔一帆来品尝。

 

可没想到,人是带来了,事情的发展却不是他想象那般——因为点菜的人是乔一帆,除了周泽楷明确点出的那道雪媚娘之外,乔一帆仿佛对甜点和点心并不在意。他点的菜,大都是这家粤菜馆菜单上,用来应付吃不惯粤菜的人的其他菜品。

 

他处于尊重,自然不会反驳对方的点菜,两人状似开心地吃完了,乔一帆还表达了自己的感动,对着那道雪媚娘夸上好一阵子。周泽楷面色不显,心里因为无法实现自己的想法和好意,郁闷无比。

 

周泽楷说完这个例子,众人皆露出“我们懂”的表情。偶尔一次使不上力,便会让人产生挫败感,何况周泽楷这样长期希望改变现状,也努力了,却始终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不郁闷才怪了。

 

但他们除了表示赞同和同情,并不能帮忙解决。事情的关键在两人之间,“小周,”方明华改变了称呼,他下意识站在兄长的角度,“你没有跟一帆明说吗?”

 

周泽楷点点头,众人皆松了口气,说开了就好,以周泽楷和乔一帆两人的深厚感情,这样的小问题既然被说开,应该能迅速解决吧。

 

然而大家很快发现事情没完——周泽楷点完头,眉毛只稍许舒展。他说了这么多话,可能是口干,也可能想要调整一下情绪。只见他拿起面前的绿茶,慢慢地喝了一会儿,KTV旋转变换的灯光在他眉宇间打出不断重叠混杂的光影,仿佛暗示着周泽楷内心的复杂情绪。

 

周泽楷接着说:“是明说了。领证时说的。”

 

哈…… 不是吧?众人面面相觑,江波涛确认道:“周队在办离婚手续时,和小乔说了?”

 

江波涛和方明华对视一眼,周泽楷怎么想的,幸好看情况没玩脱,换对夫夫,说不定假离婚变成真离婚也不是不可能。

 

没想到周泽楷这里还有后文:“一帆也说了……他的不满。”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107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