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周乔】离婚协议 3

 前文链接:2

心惊肉跳写完这章,其实很甜的糖……想剧透最后一段的小乔特别棒周泽楷太帅了啊啊啊啊啊沉迷两人安详躺下

本章字数3k8

(八)

 

所以,当着离婚调解员的面,周泽楷主动说起自己的不满,然后乔一帆跟着陈述了?

 

轮回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这信息消化艰难……

 

“不是假离婚吗?”杜明很茫然。

“是吧……”吕泊远跟着茫然地点了点头。

 

“周队,为了应付调解员,你和小乔真是豁出去了,演技不错啊!”孙翔一拍大腿。

 

目光齐齐转向孙翔。

 

“怎么……我说错了?”孙翔持续状况外,但他的逻辑貌似可以自洽,“虽然周队是不满,但真为这个离婚也太搞笑了吧?无非是把生活中的小矛盾当离婚借口,这你们都不懂吗?哈哈哈哈你们这一个个瞠目结舌……太迟钝了吧!”

 

孙翔的话乍听没道理,但此情势下,再思考一番,大家竟然也觉出几分合理来。

是不是真的,还是问本人吧。

 

江波涛再次和方明华完成眼神暗示,方明华开口:“周队,孙翔说的……”

 

他忽然顿住,起身朝周泽楷看去。众人顺着他的动作一瞅。

 

得,周泽楷,睡着了。

 

江波涛哭笑不得地拿起周泽楷面前的那杯绿茶:“谁给他拿的混酒?周泽楷烈酒一杯倒啊!”

 

吕泊远默默举手:“我说怎么找不到了……”

 

……

 

乔一帆接到江波涛电话时蛮意外的,这个点周泽楷应该和轮回的人在一块,为什么是江波涛拨的电话。不过他很快猜出原因:“江副,泽楷他喝醉了?”

 

那头江波涛非常无奈:“是啊,抱歉,大概是误拿了混黑方的绿茶,估计一时半会醒不了了……”

 

乔一帆也无奈:“地址有。等我二十分钟。”

 

兴欣和轮回聚会地选得不远。今天周泽楷开车,先放下他再去的轮回场。挂了电话,他向老友们告假,裹好大衣围巾一头扎进起风的夜里。

 

前几日雾霾,今天难得放晴,代价是风特别大。他已经很久没有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独自行走室外——自从交往后,周泽楷总会尽可能在细节上照顾他到最好,比如今天放他下车,宁可冒着吃罚单的风险,也要让他离饭店门口近一些。

 

生活每天都是一样的甜蜜和幸福,又太过平静,所以偶尔体验一下变数也未尝不好。

 

就像他走在这喧嚣干燥的风里,前额的头发悉数被吹到向后。围巾挡不住冷冽粗糙的凉意,没走几分钟,额头和两颊冻到不行,思路却异常清晰——说起来,周泽楷已经很久没喝醉了,上一次还得追溯到结婚前周泽楷参加的轮回聚餐——乔一帆不禁失笑,下次得提醒下周泽楷,两次醉酒都栽在同一拨人手上。

 

 

(九)

 

周泽楷的酒醒得极慢。乔一帆到达时,他刚有一点意识,在迷蒙中看到熟悉的身影,便自觉伸出手够对方的手。

 

江波涛好心地帮忙撑了把,两人一道将周泽楷拉出沙发范围。

 

喝醉的周泽楷必须依赖着乔一帆才能站稳,他下巴搭在人家肩膀上,闻到熟悉的橘子香波味,含糊嘟囔道:“你来了啊。”

 

江波涛递来周泽楷的外套,乔一帆见状,想要把他推开一些,好穿上外套,没想到周泽楷感受到怀中支撑物的逃离,下意识地抱得更紧。

 

“先披上吧。到车里再给他穿。”

 

两人勉强将外套覆好,周泽楷还不肯撒手,乔一帆快速瞥了一眼江波涛,江波涛瞬间心领神会,扭头看其他方向。

 

乔一帆双手捧住周泽楷的脸,有些不好意思,也没办法,便很快地亲了一下——这是唤醒周泽楷的独门秘诀,只有乔一帆才能做到。

 

感受到唇上柔软的凉意,周泽楷顿时清醒三分。那对好看的黑瞳,混沌一瞬间碎散,渐渐澄澈起来。

 

乔一帆从周泽楷衣兜里掏出钥匙,在他眼前晃晃,“穿好衣服,我们回家。”

 

只有小乔搞的定……这是落后半步的江波涛心理的想法。

 

到车库后,乔一帆先打开副驾驶座,手挡在车顶内沿,防止撞到周泽楷的头,另一只手轻轻用力,将他推了进去。

 

等他给周泽楷系好安全带,关上门,发现江波涛还没走,一脸欲言又止。

 

“江副,今天谢谢你。还有事?”

 

江波涛是有事,他从KTV到车库一路都在犹豫,犹豫是否要插手人家的家事。然而看到乔一帆的遮挡动作时,他几乎是瞬间被触动了——无意识,才恰能体现出深厚得不能再深厚的感情。这样深深把对方放在心底的两人,为什么不能更顺遂一些?

 

他作为周泽楷的好友,当然现在也是乔一帆不错的朋友,本不该多管闲事,然而他今天就是忍不住了,想要借自己的手来推一把。

 

既然乔一帆问起,他便言无不尽。不仅讲了周泽楷今天当众的“吐槽”,没忘记细细描述周泽楷的种种神情变化。

 

末了他问:“……你的不满,是真的?”

 

乔一帆听到这里,目光已深。他笑了笑说:“算是吧。”

 

(十)

 

车驶上高架,车速平稳。没有外界打扰,周泽楷很快又睡着了。

 

乔一帆观察后视镜时,余光看见一道道灯光规律性地从周泽楷脸上晃过,将那张俊美的脸一遍遍照亮。不过有一道固定的阴影来自车辆A柱,它刚好投在周泽楷眉宇间。叠上这层阴影后,从乔一帆角度看去,周泽楷仿佛睡得很不开心。

 

安全驾驶第一,乔一帆只在周泽楷侧脸停留片刻,很快将目光移回正前方。

 

周泽楷真的不开心了啊……

 

后面的车突然用远光狂闪他,他才意识到自己分心了,干脆切到慢车道去,让思绪不受控制地陷入前几天的回忆中。

 

 

那天离婚调解员问,你们为什么要离婚,他本想了个借口打算应付过去,没想到周泽楷居然先开口了。

 

周泽楷说的一切都很真实,他乍听一愣,忍住没说话,悄悄观察周泽楷的表情,又严肃又不开心,一瞬间无法分辨真假——细节如此真实,周泽楷的不满如此合理,那这不满必然是真的。但关键问题是,这不满是哪种程度的不满。

 

比较好的情况是,它是可以容忍的。周泽楷无非反应迅速,趁此当做借口。糟糕的情况是,它的确让周泽楷十分介意,以至于第一反应就想到,然后不假思索吐露心声?

 

乔一帆当时快速思考了一会,没有结论。不过那个场合也没给他留更多时间,因为调解员跟着问,那你这边有什么不能忍下去的矛盾吗,乔一帆先生?

 

不知是否被周泽楷的“即兴发挥”影响了思维和心情,他几乎是非常快速地答道:“当然有了。”

 

他余光注意到,周泽楷愣住了。

 

这只是应付,演戏,他安慰自己,周泽楷会这样理解的,他不也是这样演的吗?

 

对了——周泽楷是在演戏,他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干脆将之前的二选一答案简单了结——心情忽然好转。

 

可是他还有一份答卷要做,调解员正望着他等他解答。时间不多,他心里却刚好有一份放了很久的备用卷,便鬼使神差地拿来交卷了。

 

他说,他不满周泽楷对待自己太过小心翼翼,几乎到了单方面相敬如宾的程度。他说,总觉得周泽楷过于尊重他,而他是个排开一切属性,也是个男人。周泽楷越是过分悉心的保护和照顾,越是让他不自在。

 

他多少能猜到为什么——通过偶尔看到周泽楷的社交软件信息。

 

周泽楷的家人、部分朋友,多少有种“乔一帆能追到联盟男神,真是撞了大运”的潜意识。而周泽楷对此的反应是,直接反驳,从不客气。

 

他固然感动,然而言语是神奇的,它一旦说出,被人接收到,便会在任何可能的角度影响一个人的判断。周泽楷的判断是正面的,让人感动的——他担心乔一帆会听到风言风语,害怕乔一帆将自己看低,因此想要弥补这块。

 

周泽楷是行动派的人,做的比说的要多,他的方法又笨拙又可爱——通过行动去让乔一帆感受到自己的感情,以消除乔一帆可能发生的自卑情绪。

 

不知何时开始,周泽楷就变成现在这样过于尊重体贴他的样子。

 

比如不让他在更远处下车,只是想他少吹些风。真是让人……又感动又无奈。

 

一次两次还好,长期这般,乔一帆渐渐生出一种无力感——我并没有那么在意,为什么会让你一直有种“我会在意”的错觉呢?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吗?

 

因此今天被问到,他忍不住就把这备用卷交出来了。它是乔一帆心中潜藏已久的小怨念,可能现在还不至于怎样,但如果不解决,或许这份感觉会愈发强烈。

 

第一次当着伴侣的面说出来,他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暗暗庆幸有一个假离婚的场合,让自己能在不影响感情的前提下,一吐郁结。

 

当然,他立即下意识观察起周泽楷的表情,发现对方神情正常,再松口气,猜测大约周泽楷没往心里去,将他的一席话当成了应付表演。

 

是否可以由此推出,周泽楷也是演的?

 

之后的日子里,周泽楷一切如常,渐渐让他主观上将“周泽楷在演戏,并且他知道我也在演戏”这个观点加强,坐实。

 

对于结论,尤其是需要挣扎才能艰难得出的结论,一旦它形成了,人潜意识里便懒得推翻它——不论这个结论根基是否坚实,仿佛墙上一根扎得不稳的钉子,它一旦被选出,扎上墙面,比起拔出它,人更愿意去把它敲得更深更稳。

 

乔一帆心头的结论也是这样,它被敲得扎实,越来越扎实——直到今天。

 

听了江波涛一席话,钉子被猛地拔出,还带着丝丝的疼。

 

……

 

让他从思绪中脱出的是小区地库的电子欢迎音效。

 

乔一帆踩了一脚刹车,尽量放慢车速,避免减速带的震动唤醒周泽楷。

 

可他不知道,周泽楷已经醒了大半。

 

静静地看着沉思出神的他有一阵子。

 

乔一帆找到车位停好,正要回头替周泽楷解安全带,就看到那双眸子深深地望着自己。

 

沉默半晌,周泽楷说:

 

“江都说了。”他用了一个肯定句。

 

周泽楷很少露出这种表情,他眸色在车库的背光里显得更深邃,仿佛千尺之湖,看不透里面酝酿着什么情绪。乔一帆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换做他只能用单音节应付:“嗯。”

 

然后周泽楷问了一个与江波涛一模一样的问题:

 

“……你的不满,是真的?”

 

乔一帆没有说话。

 

周泽楷便将问题重复了一遍,但改变了标点符号。

 

“你的不满,是真的。”

 

他的双手不知何时已撑在乔一帆的座位两侧,整个人从上方将他覆盖在自己的阴影里。脸色有着明显的不开心,好看的眉拧得紧紧。

 

乔一帆突然笑起来,打破这凝滞的气氛。

 

周泽楷的不爽里带上一点困惑,眼神透出无声的询问:你不该严肃回答我的问题吗,为什么笑?

 

乔一帆的笑容越扩越大,最后笑到肩膀都耸动起来。他又忽然顿住,大概是觉得这样太不配合“被生气的爱人质询”这一场合,于是眨了眨眼,将周泽楷的领口拉近一些。

 

近到两人的唇几乎相贴,呼吸相融,周泽楷才听到乔一帆的回答:

 

“很糟糕不是吗?也很傻啊。互相瞒了这么久,到现在才说开。”

 

乔一帆亲亲他,又拉开一点距离,深深直视他的眼:

 

“所以,亲爱的周泽楷,你说我们要怎么办?”

 

这次轮到周泽楷给他一个安抚性的吻,让乔一帆所有的不安都平息下来。

 

“那就解决它。”


(TBC)

评论 ( 26 )
热度 ( 94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