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周江】天时地利(下)

 前文在这里: 

----------------------

(五)

 

周泽楷不疑有他,对江波涛的话他总是绝对信任。既然江波涛说是朋友聚会,不很重要,那他便松一口气,放下心来。虽然他也不清楚为何会有“松一口气”这样的感受。

 

一时沉默无言。

 

等待的时光总是难捱的,又过了半小时终于轮到他们。

 

阿姨的车伤得最重,她已无法点火,只能在定损中心修理。

 

江波涛之前沉浸在种种思绪中,等定损员一圈检查后才发现自己的车伤得也不轻——前后保险杠,前灯,还有后方的倒车雷达,零零总总修起来非常麻烦。

 

周泽楷的车几无损失,只有落下两个小凹陷,钣金热烫就能提车。

 

三人互留了联系方式,周泽楷问江波涛接下来去哪修车。

 

江波涛愣了愣,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名片。周泽楷凑过来看,“是一家。”

 

江波涛又是一阵郁闷,敢情他们是一家4S店买的车,保养修车次数也不少,却从未偶遇过周泽楷,更别提产生点工作之外的交集,不知是否是命运注定他情路艰难。

 

到了店中,他俩分头找销售顾问沟通保险事宜。等江波涛谈完,在修车单上签好字,才发现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是下午。

 

他车损严重,理赔金额较高,涉及手续更复杂,签字和之后的收验用了相当长的时间,期间没有再见过周泽楷。他抱着一袋子材料朝外走去,正揣测周泽楷是不是已经走了,就看到大厅里,有个熟悉的身影自沙发上站起身来。

 

(六)

 

周泽楷还在,这一认知出乎他意料,却也叫他暗自欣喜。

 

江波涛绝大多数时刻是冷静理智的,这很有利于他思考决断。处理车子的这段时间,足够他将之前绝望奔涌的心潮按回去,重又分析咀嚼了周泽楷在定损中心的反应和言语,得出的结论和之前略有不同,再度点起些许希望之火——周泽楷并没有明确说自己喜欢女生,那便无法排除他也是被迫相亲的情况。

 

当他不愿意放弃所有可能性也好,说是自欺欺人也罢,总之,爱着周泽楷的他,又怎甘愿在没收到当事人亲口拒绝之前草率地将自己的种种心情彻底否决。

 

现在周泽楷在等他,这一信号无疑更让他恢复部分信心——他至少是将自己当做一个亲近的好友,愿意留出半天时间来等自己。

 

任何等待都是有含义的,比如现在,周泽楷发现他注意到自己,在午后的斜斜的柔光里对自己露出一个笑容,发出了邀请:

 

“一起回去?”

 

这简直是意外之喜了——周泽楷的车已被处理好,所以他至少不用考虑从这偏僻的4S店打车回去。

 

对于江波涛来说,有这样一个良机不抓住,简直对不起自己,于是他在车上顺势询问周泽楷下午和晚饭有什么计划。

 

最后不知怎么,习惯划分公私界限的周泽楷,竟鬼使神差地在江波涛的诱导下,第一次向他的好友兼副队发出上门的邀请。

 

(七)

 

无论和谁在一起,江波涛都是一个相处起来非常舒适愉悦的朋友。人如其名,江波涛就如清澈又温柔的水,能和不同脾性的人完美融合在一起。他总是轻声跟你说话,又能轻易了解你的情绪。当你意识到时,你已和他聊得开心,不知不觉地将他划入自己人的范围。

 

周泽楷也能充分感觉到这点,将江波涛第一次带入私人领地后这几个小时,更加深了这一印象。

 

他们愉快地聊完荣耀,又打了好一会PS4的游戏,他意外地发现江波涛除了在荣耀上能轻而易举读懂自己,在其他游戏里也能和他契合完美。

 

时间飞快地溜走,不知不觉天色已晚。

 

江波涛又是先发觉周泽楷的小动作——下意识地按了按住胃,眉心轻微拧起。他会意一笑,伸了个懒腰,像是玩累了游戏找一个停顿,无比自然地开口:

 

“小周,晚上想吃什么?”

 

这个问题问得很微妙,如果换一个人来说,周泽楷肯定会觉察出哪里不对。这是周泽楷的家,江波涛是初次到访的客人,于情于理都不应该以宛如主人的亲昵口气提出这样的问题。但周泽楷却完全没觉得哪里不对——仿佛江波涛这样慵慵懒懒地坐在自家沙发上,笑眯眯地与他探讨晚餐的问题,是发生了千百次的熟悉场景。

 

他认真想了想,回答:“正常的晚饭。有米饭的。”

 

江波涛将这一切收在眼底,暗喜在心中。不给周泽楷再反应过来的时机,赶紧点头:“好呀。”

 

(八)

 

周泽楷在客厅继续琢磨游戏,他在厨房准备晚餐,进展得过于神速,让他忍不住唏嘘。

 

要知道中午时他尚处于绝望情绪的凌迟里,这会直接登堂入室,正要替暗恋的人好好施展厨艺,却不是偷来的良辰美景?

 

然而他没有感慨很久,因为突发的囧境打断了他。

 

米桶里,没米了。

 

江波涛哑然失笑,想及周泽楷最近忙于季后赛筹备,的确每日都在战队忙到很晚,估计连米桶没米了都不知道吧。

 

他心中又好笑,又心疼,可这饭还得做下去。

 

他抬高声音喊:

 

“小周,家里还有米吗?”

 

没多久,周泽楷直接出现在厨房门口,看到围着自己的企鹅围裙的江波涛一愣,终于觉察出这个场景有哪里不对。可是江波涛没给他想更多的机会,又重复一遍问题,他方回神。

 

“储藏室有。”

 

(九)

 

周泽楷本想自己去搬米,可在引导人到储藏室后,就被笑着推了出去:“已经看到了,拿多少我来把握吧。你继续打游戏去,饭好了叫你。”

 

对上周泽楷,江波涛的语气总会变成半哄半诱劝。

 

周泽楷总是在这种熟谙的口气里败下阵来,这次也不例外,听从劝导又走回客厅。

 

等周泽楷离开,江波涛两步跨入储藏室,反手将门锁起。

 

他不愿让周泽楷在场待下去的理由才不是心疼周泽楷,不想他做粗活那么简单。刚才开门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什么让他心跳加快的事物,因此需要独自、亲自确认——

 

储藏室里除了一堆杂物,角落有个非常显眼的展示柜,透明玻璃柜门,明晃晃地反射着光,却拦不住江波涛一眼看到里面轮回全员的角色手办。

 

以及……一种数量上的违和感。

 

他心里涌起一个猜测,赶紧凑近了,细细数起来。

 

然后,某种情绪从脚跟慢慢爬升、蔓延,逐渐笼罩了他全身——

 

轮回的手办,周泽楷每期都收藏,但一般都只买一个,唯独的例外是一枪穿云和……他的角色,无浪。

 

周泽楷收了两份。每一期都。

 

他第一反应是深呼吸,压下那份莫名的狂喜,劝自己先冷静,这和周泽楷去相亲本质上是没差别的。这现象背后有太多可能性,并不能指向唯一结论。但他还是忍不住,将自己最希望获得当事人肯定的那个可能性揣在心头,反复咀嚼,短暂地放纵了自己坠入那份虚无渺茫的甜蜜中去——如果,周泽楷潜意识对自己是特别的,因此收集了和一枪穿云同样份数的无浪手办呢?

 

这个可能性几乎是想一想,就能让他心头震颤,热流上涌。它充分满足了自己的渴求,以及足够浪漫,如果周泽楷此刻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尚未从情绪和幻想中拔出自己的江波涛很难说自己会不会忍不住冲上抱住他。

 

然而他还是那位足够沉稳足够从容的轮回副队。

 

他只是隔着玻璃柜,用指尖隔空摩挲了一枪穿云和无浪的轮廓,做下一个关于接下来应该如何对待周泽楷的决定。

 

毕竟有些事情,不尝试就不会知道结果。

 

(十)

 

有了米,两人很快吃上了热腾腾的晚饭。

 

江波涛一桌拿手菜,叫周家的主人惊艳不已。

 

周泽楷不擅长溢美之词,但他诚恳简洁的表扬更使人开心雀跃。

 

江波涛隔着饭菜的热气观察他,他没有觉察,埋头认真吃饭,姿态优雅。

 

从夹菜的速度,以及咀嚼时微咪起的眸子来看,江波涛是真的相信周泽楷那句简单的“好吃”没有一丝安慰成分。

 

气氛很好,时机正好,江波涛深吸一口气,切到相亲的话题。

 

“其实……今天我撒了个谎。”

 

周泽楷困惑地抬头。

 

“中午,我也是去相亲的。”

 

周泽楷夹菜的手一顿,眉心微微拧了起来,垂下眸子,去看没夹上的菜。江波涛这话他不知道该怎么接,但心里莫名地有了一丝不爽,于是沉默。

 

江波涛从开口起便全程盯着他,不愿意错过周泽楷任何细微的反应。

 

他接着说下去时,语气中带上了一点自己都没觉察到的轻快:“我是完全不想相亲的……”他在这里停顿了一下,敏锐地捕捉到周泽楷的夹菜的筷尖再次轻轻抖动。他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不过人家被我妈先斩后奏从海外请回来,只能处于礼貌去当面回绝了。”

 

周泽楷咽下一块排骨,脸色稍霁。

 

江波涛放下筷子,彻底从紧张的状态挣脱,他双手交叉在胸前,目光从精明犀利转向温柔平和,终于再次迎上周泽楷的目光。

 

那双他深爱的,憧憬的黑瞳里,有了本人也不一定觉察到的更多丰富的东西。

 

他耸耸肩:“就是这个谎,可能是在陌生的阿姨面前不想谈个人事情,情不自禁地掩饰了。”

 

周泽楷居然无碍地接受了他这个解释,认同他的观点,并安慰他:“没事。”

 

江波涛追问:“小周你呢?”

 

这个问题也很巧妙。是说你也是撒了谎?还是说你对相亲也是和我一样的态度?一旦作答,势必会在两个分支里给江波涛一个想听的答案,而周泽楷从不在作答上迟疑。

 

“也不想相亲。”

 

江波涛默默舀了一勺汤,汤是热的,心也是热的。不管周泽楷到底有没有意识到,他并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今天到这里为止已足够。

 

这是一个,喜出望外的良好开端。

 

(十一)

 

……甚至还有更多的良好开端。

 

临走前,听到周泽楷主动问自己要不要明天开始捎他上班,江波涛的心猛烈跳了一下,这样想到。

 

他自然不会拒绝,于是两人便开始了一段短暂的在训练中心同进同出的日子。

 

期间江波涛也假意客气过。某天他安排青训营训练走得晚,发现周泽楷还在车库等自己,也一瞬间心疼对方被自己连累到更晚休息,便在系安全带时开口道歉。

 

“小周抱歉,下次晚上要是有事还是你先走吧。”

 

周泽楷表情不变,握着方向盘没有看他,依然是那句话。

 

“没事。”

 

如此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两人之间相处的气氛从好搭档又多了一层更近似家人般的亲近感。

 

轮回渐渐觉察出一些苗头来。如方明华杜明心思敏锐之流,偶尔会私下凑在一起八卦。终于有天聚餐时,由最迟钝的孙翔捅破这层窗户纸——

 

“总觉得最近周队和江副越来越有夫妻感……”

 

孙翔这一声惊得全桌登时安静。

 

方明华反应最快,直接揽过孙翔的肩聊起其他话题。

 

江波涛飞快地扫了一眼周泽楷,对方在另一桌,离他和孙翔很远,此刻偏头朝着轮回老板,估计在聊工作,也不知道孙翔这一声被他听进去多少。

 

他松了口气,又觉得气闷。周泽楷没听进去不是坏事,也不是好事。两人的发展正需要一个刺激,这下错过了,不知下一个刺激得等多久。纵使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依然难熬。

 

江波涛决定主动找个机会。

 

(十二)

 

机会还没想好,意外先行到访,江波涛病倒了。

 

那天他看错天气预报,穿得太少,刚好赶上露天外务,天公不作美刮起小风又兼冷雨,回到家时已是浑身发抖的状态。

 

他难得脆弱到不行,爱干净的人连衣服都没换,就直接砸入床铺里。裹着被子方感受到一丁点暖意,就这样一不小心睡着了。

 

等他醒来,情况没有好转,他仿佛被裹入一团永不休止的火中,额头擦着枕面的位置能感受到明显的温差。

 

思绪已无法控制身体,迷迷糊糊中,身体先于理智而行。他挣扎着抖落了被子,堪堪够及床头的手机,按下那从未启用过的紧急通话键“1”。

 

……

 

江波涛清醒过来的下一秒,又瞬间坠入梦中——周泽楷正坐在自己的床头,不知怎么进的门,总之,他手上端着的是热水,掌心躺着的是退烧药,以及他眼中……是不可错失的一线温柔。

 

种种心机盘算此刻皆抛诸脑后。江波涛下意识地在周泽楷往自己身后塞个靠枕时,任性地拱入那个看似清冷却实则异常温暖的怀抱中。

 

他再次被困意拉走之前,模糊地想着:双数的手办……平日的早晚接送……病中的及时赶到……周泽楷应该也对自己有点意思吧。

 

(十三)

 

已在临门一脚,究竟是死是活,江波涛决定要个答案。痊愈后的他,思绪再次活跃起来。

 

几天后的某晚,他“不小心”地,将手机落在了周泽楷车上。

 

这个举动背后,几乎是破釜沉舟的意味——因为那个屏保,是他某次偷拍的,在训练室睡着的周泽楷。

 

不出意外,第二天他坐上周泽楷的车时,车主本人表情有些犹豫。

 

他并没有像往常一般启动车辆,而是等了一会,像是期待江波涛先开口。然而江波涛却反常地保持了沉默。

 

周泽楷踟蹰着,喉结动了动,想要说话,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递过一支手机。

 

江波涛这才假装惊讶地发现手机掉了,他道着谢接过,一不小心按到屏幕。

 

周泽楷的照片非常尴尬地亮起。

 

……

 

借着投射进车内的晨光,江波涛清晰地看到,轮回队长的耳根红了。

 

他微笑着将手机攥紧在掌心,上面尚有周泽楷之前掌心的温度。

 

车窗被摇下几寸,清新爽冽的冬日晨风钻进车内,吹动两人的额发。

 

江波涛忽有所感,放任自己的心情溶到这令人愉悦的早晨里。他的心从砰砰急跳转为平稳淡定,有个声音在脑海里说,有些事,就顺其自然吧,没必要那么急。

 

(十四)

 

归还手机之后,他俩仿佛又陷入了一种不可捉摸的状态,仿佛更亲密,但却总离突破关键点差上几分。

 

江波涛偶尔也会心生怨念,怨念周泽楷的反射弧实在太长。随即又给他找个借口,想是季后赛抢去周泽楷更多精力,这样不会一心二用的轮回队长可不也是他情不自禁爱上对方的理由之一。

 

然而车损再严重,也有修好的那天。

 

提车那天周泽楷送他前去。没多久,江波涛就注意到了周泽楷的反常——他宛如追尾事件那天的自己,全程心神不宁,注意到红灯总是太晚,遇到岔路口竟然开错了几个。

 

江波涛心底叹息一声,某个漫长红灯间隙,他直接覆上周泽楷的手。

 

“小周,我待会就提车了,这些日子辛苦你载我上下班。”他开口,掌心下方的那只手轻微一震,“不过——”他的语调突然变得调皮,“算里程这车刚好也到一年一度大保养的时候了,我能不能暂时不提车,麻烦你再辛苦一段时间?”

 

“可以……”周泽楷不知何时转头来看着他。“更长也可以。”

 

难得主动的周泽楷固然让人惊喜,然而见好就收可不是江波涛的风格,他必须再要个盖章定论——

 

“更长时间,以什么身份呀?”

 

 

周泽楷的眼中泛起一层难以名状的温柔,以及狡黠:“你说呢?”

 

好吧,还是败给你了。江波涛眨眨眼,将那只反过来插入自己指缝的手攥得更紧。

 

“男朋友的身份,可不可以?”

 

绿灯亮起,周泽楷直视前方,再度启动车辆,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任由江波涛在旁边轻笑出声。

 

你喜欢我,刚好我也喜欢你,世间大概再也没有比告白成功被接受更让人幸福的时刻了吧。

 

 

(十五)

 

两人毫不遮掩在一起的消息。八卦群众很快便刨根问底般总结出,这场意外追尾就像是天时地利的杰作,成全了两颗互有好感的心。

 

江波涛不会告诉周泽楷,那日在延安高架上,他本可踩死刹车,却注意到熟悉的车牌号,一瞬间抉择后松了脚。

 

你以为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可以解释一切两心相悦的奇迹,包括这样的一场水到渠成的追尾。

 

其实爱又不止是天时地利,还有小小心机,他在意他,就要抓紧你。临场发挥的谎言和破绽百出的即兴表演都只为你。

 

(Fin.)


后记:一开始这篇标题叫做“记一场两情相悦的追尾”...最终写出来变成文艺范了..一定是小江自带气质让我魔改~感觉棒棒哒

评论 ( 27 )
热度 ( 103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