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周黄】咸蛋黄鸡蛋仔

字数5k5,小甜饼。

----------------------

“周泽楷!地址地址地址!”

 

“?”

 

“给你邮礼物。别问为什么,快点发来。”

 

那天明明是黄少天的生日,周泽楷却收到了这样一条消息。他有点困惑,又觉得有趣。

 

 

然后黄少天就真的发了一个包裹过去,很小,却包装得挺好。周泽楷在上海最热的时候接到快递的电话,要求下楼拿快递,为什么不直接送到轮回收发室?“不好意思,因为黄先生保价了,您还是当面来拆吧。”

 

室外无风,热极,快递员用刀划开小包裹,一层纸屑里躺着个更小的盒子。周泽楷接过面单签上名字,就这短短几分钟,够他额角及短袖队服领口都沁出一排汗。他烦躁地扯了扯领口,让不存在的凉风投进去,另一手接过小盒子,揣在兜里,赶紧钻回有空调加持的清凉世界中。

 

真心搞不懂黄少天在想什么。

 

流这么多汗,换来的是一个奇怪的石头雕饰。说是奇怪也不完整正确,其实周泽楷多看几眼后,就认出它来。

 

这是荣耀85副本BOSS炸团后,人手一个的安慰奖品——绝望的石蕊花。

 

……所以黄少天想表达什么?

 

周泽楷半小时前只有点困惑,现在他特别困惑。

 

 

托他良好记忆的福,他还记得这朵花,以及黄少天相关的事情,只一件,并且发生在一年前。

 

那是第八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轮回初次捧起冠军奖杯,经理难得高兴,给战队上下放了整整一周的假,让大家爱出去浪出去浪,爱睡觉睡觉。

 

众人兴高采烈地欢呼然后鸟兽散,剩下周泽楷一人却很茫然。

 

几乎没人知道,荣耀男神其实生活相当枯燥单调。除了无比专注的训练日程占去他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外,剩下的用来偶尔独自在家看电影听音乐打游戏。没有比赛的夏休期,周泽楷也会配合技术部门进行银武测试,陪留守的本地队员训练,以及指导青训生。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样几乎全身心的精力投入,才能换来轮回从默默无闻冲入第八,最后站在荣耀最高领奖台上的奇迹。

 

经理宣布后,意味着整个中心将空出一周,这一周楼里连人影都没有,彻底断绝他打算在轮回继续独自训练一整周的计划。

 

可周泽楷并不想随大流出门放松,他先后接到好几组队友的邀请,从最远的北欧看极光到巴厘岛度假,从周庄喝茶到迪士尼游玩,统统以摇头应对,甚至连30分钟车程的八佰伴看电影都果断拒绝。

 

末了,公会会长孤饮拍拍他肩膀,递过一盒账号卡,同情地说:“周队,无聊的时候……可以上公会的号帮忙。”

 

公会号,顾名思义,是轮回公会养的。上号无非是帮忙推副本,以及打材料。

 

周泽楷眼神亮了亮,这回没有拒绝对方。

 

第二天一早,他无聊地选了一张神枪手的账号,登录游戏。

 

账号名字非常令人无语, “吃可爱多的楷楷”。这些都是浮云,周泽楷不拘小节,果断忽略。

 

他很久没进网游,颇有些手痒,跟着公会里的人下了几次本后,就一个人开始在荣耀大陆上乱逛。

 

刷几只怪,挖个矿,单挑个低级野图BOSS,等等,就跟热衷其他运动的大男孩一样,玩得不亦乐乎。

 

好景不长,他很快被人认了出来。

 

“周泽楷?”

 

耳机里传来一个很耳熟的声音,他正用普通攻击戳着小怪,闻言动作一顿,游戏里的小神枪手僵住了,小怪趁机跳起来用软乎乎的肚皮对他发起攻击,方向特尴尬,直接冲着“吃可爱多的楷楷”的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假的这什么名字轮回能给你个帅气一些的账号卡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熟悉的声音嚣张大笑起来,笑到完全停不下来。

 

想必是真的太好笑了,笑到控制不住,以至于周泽楷的耳膜被突然提高的音量震得痛,他扯松耳机,正要打几个字表示不爽,就看到一个小剑客从画面外蹿过来,一个聚怪技能后,上挑接三段斩,轻松利落将周围小怪悉数清掉,顺带解救了“吃可爱多的楷楷”被小怪用肚皮持续拍脸的困境。

 

周泽楷按在键盘上的手停住了,打字似乎没什么必要,他咬牙切齿地念对方名字:“黄、少、天,有何贵干?”

 

“呵呵,你说呢?”对方压低声音,反问,突然一个健步冲上前。刚才的一模一样的连招,往“吃可爱多的楷楷”身上劈头盖脸砸下来。

 

周泽楷瞬间掉下大半条血,但他也不是吃素的,就着30%出头的血量和不到50%的蓝,与眼前这个“不灭轮回誓不做人”的小剑客势均力敌地厮杀起来。

 

两个等级不高的小号,技能也不多,毕竟手生,坚持不了多久。三分钟后,屏幕一灰,两人一起回到复活点。

 

黄少天看周泽楷没动,也懒得动了,操纵着“不灭轮回誓不做人”没精打采地就地打坐起来,但他闲不过三秒,“喂喂喂,周泽楷,好无聊啊,别不说话,来聊天吧。”

 

周泽楷迟疑半分钟,黄少天差点以为他要挂机了,才慢慢回了一个“嗯”。

 

两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熟了起来。

 

也不算太莫名,黄少天这样的性格,虽然被叶修魏琛等前辈吐槽“见到就想堵住耳朵”,实质上是特别受欢迎的。他热情、直率,精力无限,像一团无尽燃烧的火,明亮又耀眼。当他接近你时,不管多沉默内敛的人,都忍不住想要往他的方向靠近一些。

 

周泽楷也不例外。

 

他虽然不喜欢说太长的句子,聊太多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但黄少天一人的自言自语,自问自答,足够支撑两人词汇量极度不平衡的聊天时光。

 

他很快了解到,黄少天输了比赛,心情非常糟糕,因此进游戏来排遣,没想到很快认出他来。他刚想问怎么认出的,黄少天像是能猜到他所想,告诉他是看出了他普通攻击和小技能间切换的几个手法。

 

“是周泽楷你独特的风格。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黄少天这样回答他。

 

好吧,要给你鼓鼓掌吗?周泽楷冒出这个无厘头的念头,没发现自己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丝微笑。

 

接下来这一整周,两人间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约定,但周泽楷每次上线,都能很快地见到黄少天传送过来。

 

周泽楷意外地不觉得反感,多一人陪伴游戏,耳机里头一次能听到除队友外的吵吵闹闹,竟然也叫人愉悦。

 

他没有意识到的是,自己和黄少天的关系就在这短短的一周内突飞猛进,从“在一个群里的敌对对手”,成为了“网游中整日混在一起的好伙伴”。

 

跟着终于到了那一天,因为一个意外,他们收获了“绝望的石蕊花”。

 

那天周泽楷上线得较晚,黄少天一如往常地没多久便出现他身旁。但他没有像以前几天一样一见面就开口问他刷野图还是打本,只说了句“等等。”

 

然后周泽楷见到屏幕里的“不灭轮回誓不为人”从背包中掏出一堆喇叭,下一秒,世界屏幕中接连刷起同一句话:

 

“荣耀最狂战场统治者,你有种坑老子的材料,炸老子的团,有种报坐标来PKPKPKPKPKPKPKPK”

“荣耀最狂战场统治者,你有种坑老子的材料,炸老子的团,有种报坐标来PKPKPKPKPKPKPKPK”

“荣耀最狂战场统治者,你有种坑老子的材料,炸老子的团,有种报坐标来PKPKPKPKPKPKPKPK”

 

周泽楷无语,抛了个组队邀请给黄少天,黄少天通过了。

 

“吃可爱多的楷楷”在[队伍]打下一行省略号。

 

“不灭轮回誓不为人”没反应。

 

周泽楷想了想,觉得默默旁观不好,论义气应该做点啥,于是又打下一行字:我有办法。

 

“不灭轮回誓不为人”这回有反应了:???

 

“吃可爱多的楷楷”:一样,炸了他。

 

“不灭轮回誓不为人”:!!!

 

黄少天表示震惊,特意开了耳麦,以示强烈感慨:“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周泽楷!……不过,够爽!走!”

 

 

炸团是荣耀里非常遭人唾弃一种操作,特指在85级BOSS的60人团里,特意堵在副本的某几个特殊房间中迟迟不动作,导致BOSS过完二阶段后疯狂回血,最后全团输出抵不上回的血,直接翻车。

 

为凑这个副本,需要交昂贵的副本材料,以及凑齐60个团员,开一次团相当艰难,但成功攻略BOSS后,奖励也相当丰厚。很多输出顶级的大神,通过收费带人赚钱或者打稀有材料。

 

可见黄少天在周泽楷没上线之前被人坑过一把,是郁闷极了。

 

不过他不需要郁闷多久,1小时后,周泽楷带着他在团队频道里找到了那个坑货团长,将对方的团反炸了。

 

炸了的团,唯一能得到的安慰奖就是“绝望的石蕊花”。黑漆漆,又丑又难看,卖商店只能换回100金币,从名字到内涵都透着绝望。然而周泽楷记得,拿到这道具时,黄少天笑得有多开心。他甚至能透过耳机听到对面笑到拍桌的声响。

 

“绝望的石蕊花”,在那个场景下,特别青春,特别可爱。

 

而今时隔一年,周泽楷收到这样实体的道具,却无法很清晰地找回当初的热血和冲动感,只觉得啼笑皆非。

 

这东西没有挂扣,总不至于揣在背包里。他不知道黄少天想表达啥,最后只得将它丢在抽屉角落里,直到第二日他自然而然地上了游戏,两分钟后黄少天再次毫无意外地出现在自己身旁,他忽然想起了这个小道具雕塑,鬼使神差地从抽屉里翻出来,放在显示器旁边。

 

他以为这只是个心血来潮的小插曲,很快就会过去。但九月、十月、十一月,三个包裹接连邮到轮回,每个都是荣耀里的实体版小道具,也都无一例外地关联着某段两人共同的回忆故事。

 

周泽楷再迟钝,也觉出点不对劲来。

 

黄少天这是在安排……什么?

 

可黄少天仿佛失忆了一般,从不过问周泽楷收到快递没,对快递怎么看待。常规赛两人也都忙,周泽楷也几乎将这事抛在脑后,直到他生日之前的那一天——

 

当天全联盟的明星选手在上海参加共同的外务,冬天天黑得早,结束时最后一丝夕阳也恋恋不舍地退去,气温更冷了一些。周泽楷在主办方安排的休息室里收拾东西,黄少天没敲门就走了进来,三两步跨到他跟前,笑容灿烂地提议道:“周泽楷,尽个地主之谊,晚上请我吃饭吧,我买单。”

 

对着黄少天,周泽楷直觉无法拒绝,下意识要点头答应,不过还记得首先表达困惑:“你买单?”

 

黄少天的笑容更灿烂了些:“对啊,给你庆祝生日,当然我买单了!”

 

外务在五角场,商场密度极高,而且多餐饮店,从小吃到大餐分布得密密麻麻,简直是美食天堂。

 

也因此……人流量极大。

 

周泽楷和黄少天两人在毫无规律又行色匆匆的人群中被挤得特别痛苦,他每每看到黄少天凑过来一些,跟他并肩走了两步,又在下一秒被迎面而来的某位阿姨,或是一对情侣,又或者三两学生冲散。

 

黄少天抱怨地吐槽:“没想到五角场的人会这么多,早知道换个地方逛了”,他顿了顿,周泽楷下意识地回头看他,黄少天正可疑地做出一个张望四周的神色,他发现周泽楷望向自己,尴尬地将目光收回,犹豫片刻问:“周泽楷你说那些情侣要怎么保持不被冲散?”

 

“……牵手?”周泽楷大概知道黄少天刚在看什么了。

“难不成我们也得牵?”黄少天的耳根红了红,不过周泽楷没看到。他提升语速,飞快地说完后半句:“哈哈哈哈哈我才不要,两个大男人太尴尬了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点点头,没多想,继续与无止境迎面涌来的人流做斗争去。

 

黄少天跺了跺脚,也跟着走过去。

 

最后,两人停在一个港式小吃店前。周泽楷认真地研究菜单,耳边是黄少天的碎碎念:“听说这家店的鸡蛋仔特别好吃,不知道吃哪个口味的好,哎你看大众点评,说有个咸蛋黄的,周泽楷你能吃吗?不对我记得你不喜欢吃甜的,不过我也不喜欢吃咸的……”

 

“买了试试。”周泽楷突然开口打断他的话。这一年相处,他太熟悉黄少天的套路了。说着犹豫啊讨厌啊,但跟着这么大一串文字,实际想表达的更多时候说不定是反面含义——他想吃。

 

黄少天不说话了。

 

等两人接过这新奇口味的鸡蛋仔,趁热一口咬下去,情不自禁地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脸上惊奇和赞叹的表情。

 

周泽楷此刻突然想到某件事,想到便问出口:

 

“黄少天,每月邮寄快递,是什么意思?”

 

“咳咳咳……”黄少天压根没想到周泽楷会在这时问提到快递的事,呛到猛咳嗽,咳到满脸涨红,也暗自庆幸,刚刚好掩盖了自己因另一原因发红的耳根。

 

但总是能算到很多的剑圣大人,此刻却漏算了两人的姿势——周泽楷帮他拍着背,刚好看到黄少天几乎酡红的耳垂部位。他下意识地拿手去碰,是烫的。

 

一碰之下,黄少天跳了起来,猛地退后两步:“周泽楷,你、你干嘛突然碰我耳朵?”

 

周泽楷慢慢笑起来,目光柔和又带着淡淡的黄少天看不懂的情绪。

 

轮回队长虽然在赛场上洞察局势时十分敏锐又强势,但面对爱情时仍是懵懂的生手,他心中早就开始酝酿那些特殊的情绪,等分辨时却后知后觉。

 

所幸,还不算晚。

 

他一直不知道黄少天喜欢自己,更无从去了解自己的心情。但他确定的是,从网游里相遇的那个夏天开始,黄少天就莫名地让他觉得亲切。他在生活中一贯独立,不需要更多的交往,不喜欢和人一起打本,更不愿意挤出时间来陪朋友逛街,然而这些条条框框遇到黄少天时,却总轻而易举地被打破。

 

就像这咸蛋黄鸡蛋仔一样……

 

明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味道,却在它被做出来的瞬间,和谐到让人震惊,注定是天造地设的搭配。

 

思绪到此暂停,一切答案几乎已经清晰。然而周泽楷却决定重复一遍问题:

 

“黄少天,每月邮寄快递,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生日快乐!……还有就是……喜欢你!”

 

黄少天几乎是脱口而出,大概刚才周泽楷突然陷入沉默,让他有些心慌,他本是直来直去之人,却在眼前这人身上用上了幼稚的暗示手段,奈何周泽楷并没有意思到这里的浪漫含义。他因此破罐子破摔,“是死是活给个答案吧!”

 

对面还不说话,他急了,谈起条件:“……不现在给答案也行,先试试?”

 

周泽楷走上前去,握住黄少天的手,放入自己的口袋,说:“不好。”

 

黄少天一愣,因周泽楷的话,也因口袋里周泽楷与自己突然交握的手。

 

他的新晋男友总是这样出人意料,让人咬牙切齿,可又让他爱到恨不起。

 

他听见周泽楷俯身过来,在自己耳边说:“没试用,礼物和人,收了就是我的。”

 

世界上总有一个人,和你搭在一起,像是咸蛋黄鸡蛋仔。明明第一次吃,却绝不后悔。

 

想要一辈子,“吃”下去。

 

(Fin.)

 

  @甜糖山  你的点文!安抚受伤的小可爱~!


评论 ( 33 )
热度 ( 223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