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周黄】Say Yes!(1)

 @平芜尽处 你的甜品梗点文。

(一)

黄少天设想过很多关于未来的场景,唯独没想过自己和周泽楷的恋爱还有这样的环节——拍结婚照做假证的一天。

 

没错,假结婚证。

 

没有任何浪漫的预定或者特殊的桥段。

 

半小时前他们正站在西藏中路边,周泽楷手里捧着刚刚排队买到的鲍师傅,往他嘴里塞着,他一边努力咬住这块带着肉松和沙拉的蛋糕,一边响应周泽楷的心血来潮去搜大众点评,就搜到了这家摄影店。

 

然后普通地确定规格,交钱,接待姑娘把单子收好,从柜台下翻出一台单反来。“走了,现在就拍。”

 

他们跟着看起来身兼数职的小姑娘来到后面的小房间里。四面白墙,一个打灯棚子,小姑娘将单反固定在室内唯一的三脚架上,招呼他们赶紧坐下。

 

“不需要做什么特别动作吗?”黄少天边坐边念着,对目前的境遇表示好奇。

 

实在太简陋了——他回头看背景幕墙时,发现这墙虽然是纯色,但居然是忧郁的蓝,和结婚没半毛钱关系。一会儿需要PS调色吧,他揣测着。

 

小姑娘偏过头快速观察了他们,手一挥,“那边抽屉有梳子,把你的刘海往两边分分。”她指的是周泽楷。

 

周泽楷没黄少天那么多好奇,大长腿两步迈过去,打开抽屉里面果然杂乱地堆着好多梳子。

 

“哟哟哟还有粉色的,选这把。”黄少天凑过去看,顺便替他做了决定。周泽楷特别无奈,也默认了黄少天用粉色梳子给自己整理了刘海。

 

整理完毕后,两人又犯了愁,听说拍结婚照需要穿带领子的衣服,可他们又不是特意来拍的,毫无准备。

 

还是这位前台小姑娘有经验,看他们对着各自的T恤圆领发呆,便知道在想什么。再捣鼓一阵,丢给他们两件假领子,往脖子上一套,似乎可以以假乱真。

 

这回犹豫的人换成周泽楷,他手上那件假领上有明显发黄的污渍。

 

“别犹豫了,就是有点儿脏,待会给你PS掉。”到底是见过无数俊男美女的神奇前台小姑娘,对着周泽楷这张倾倒联盟的脸依然保持正常的不耐烦。

 

两人再挑不出什么问题,正坐摆好微笑表情,闪光咔嚓,假结婚照就拍好了。

 

周泽楷接过黄少天递来的“结婚证件照”时,还挺恍惚。

 

整个过程结束得太快。

 

仿佛坐上一辆突然光临的火车,当人来不及思考,便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不过他的爱人总是能第一时间觉察出他的小心思,一反平常嫌热的习惯,用力抱住他,贴着他耳根许诺:这就是个假的,下次我们准备好了,民政局拍真的结婚照。

 

他勾起嘴角,用力把人拉进怀里,真结婚照,听起来挺不错,令人期待。

 

所以,如果说黄少天没想过自己和周泽楷的恋爱还有这样的环节——拍结婚照做假证的一天,那周泽楷在一周前对未来的设想就更空白——甚至连和黄少天真实结婚领证这样的事情都没在他清晰的规划里。

 

然而命运和人生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不打招呼的突然提速。

 

感谢一周前的突发状况,让两个人将对未来的规划从两根天马行空的平行线,绕成一条笔直的红线来。

 

 

(二)

 

一周前,黄少天刚结束了对轮回的客场比赛。他没有特殊计划,过来和周泽楷打个招呼,之后就回去找大部队会和。

 

说是打个招呼,四舍五入等于吃下午茶。

 

周泽楷事先买好了红宝石的鲜奶小方,冰在车载冰箱里。黄少天抱着两杯抹茶红豆冰沙钻入车内时,冷气已经开得充足。他舒服地叹了口气,把一杯冰沙递给周泽楷:“喏,你的口味。”周泽楷闻言,也认真地将一块鲜奶小方取出,郑重递给黄少天,学他说话:“喏,你的口味。”

 

一秒后两人哈哈大笑。

 

谈起恋爱时,赛场上所有的冷静和理智无用武之地,本能反应和坦诚相对显得更为重要。

 

有幸周泽楷和黄少天能早早抓住要点,就算时不时被叶修嘲笑谈恋爱时的智商从幼稚园到大学生范围内波动不停,也无法阻止他和周泽楷将撒狗粮秀恩爱做得正大光明。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要互相了解得彻底,周泽楷自信两人拥有这样的默契。

 

比如当黄少天就着吸管喝了一阵冰沙时,周泽楷像是算好了似地,递过自己这杯。黄少天眼神亮亮地,偏过头来咬他的吸管,腮帮鼓得特别可爱。

 

因为他知道黄少天只爱喝冰沙最下层温度最低带着冰渣的部分。

 

又比如黄少天啃完鲜奶小方上面的奶油后,将下层蛋糕一分为二,其中一半递到周泽楷嘴边,不用提示任何言语,半秒后周泽楷必会探头咬住这块蛋糕。

 

因为他知道周泽楷不爱吃奶油小方上的鲜奶油,只喜欢带一点点奶油味的蛋糕底。

 

周泽楷吃完蛋糕,被靠过去的黄少天吓了一跳,跟着意识到对方靠过来只是为了替他舔嘴角奶油。“楷楷,你好甜。” 压低的声音和唇角的温热感一同袭来,周泽楷低低笑出声,顺势收紧双臂。

 

到底是真帮忙舔还是真恶作剧,此刻并不重要,结果总是好的——舔着舔着,也不知谁先一偏头,唇摩擦着唇,两人又找到理由亲在一起。

 

亲了一会儿,车内空调的制冷能力仿佛在快速下降,两人几乎同时伸手去调节对方的座椅靠背——想要把座椅放低,好做点更亲密的事情。

 

正在此时,黄少天的手机煞风景地响起:“天天接电话啦!天天接电话啦!天天快点接电话啦!”

 

四目相对,两种尴尬,一种怨念。

 

周泽楷尴尬于这段自己录的,卖萌的长句,每次在当事人面前被放出来总很羞耻,眼下他也一样,忍耐着羞耻感,想假装没听到。

 

黄少天尴尬于每次听到语音里周泽楷的温和男低音居然能发出萌到不行的“天天”两字。这样反差萌的咬字,被当着正主的面循环播放,他只想捂住发烫的脸颊以及擦一擦可能存在的鼻血。

 

怨念却是一致的——气氛正好,被人打断,如果不是什么紧急的事情,怕是要遭雷劈。

 

黄少天摸出手机一看,是喻文州的来电。难道是队内紧急事宜?他顿时正了神情,快速划开接起。

 

没想到喻文州是来送好消息的——

 

“最近GXX峰会,某领导人从上海经过,这两天出港航班统统取消了。”

 

乍闻航班取消,黄少天心里马上盘算起来。车内本也不大,周泽楷听得清喻文州在说什么,凑过来一点,两人眼神对上,都有些惊喜。

 

黄少天又坐直一点,刚想问喻文州这两天怎么办?对方仿佛洞悉了他的小心思,直接抛出提议:

“少天,为了蓝雨节约住宿费,问问周泽楷……留不留你?”

 

“啊这样吗有点突然诶不过也可以吧等等最后还是得问周泽楷方不方便……”黄少天嘴上说了一堆不好意思,眼神直直地望着周泽楷,对方毫不犹豫地点了个头,黄少天话锋一转:“啊他说可以!”

 

那头喻文州颇好心地应到:“那代我向周队表示感谢。这两天就拜托他了。”随即干脆切断了电话。

 

黄少天握着嘟嘟嘟响的手机,在周泽楷笑意盈盈地眼神里猛地反应过来——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和周泽楷连续住两天?在周泽楷家?

 

都不用四舍五入,不就是同居吗?!


后文:(2)

评论 ( 23 )
热度 ( 110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