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周黄】Say Yes!(4)

前文链接:(3)

(七)

 

精疲力竭后,剧本才被扭回归了黄少天最初的问题:

 

谁先洗。

 

现在答案很肯定了。

 

当然是一起。

 

泡在换过一缸的热水里,清澈见底的那种,抹除了他们刚才在小小浴缸里兴风作浪的罪恶痕迹。

 

黄少天动也不想动,懒洋洋地靠着周泽楷的胸膛,由着对方一点点地拨弄他耳边的发梢,正着卷几下,又反过去卷几下,玩得很开心。

 

忽然眼前飘过一个黄澄澄的物体。

 

他伸手够到,捞过。

 

是个橡皮小鸭子。

 

“你多大了还玩这个……”

 

黄少天随口吐了个槽,用单指把小鸭子压到水里。因为压得太快,反作用力也大,鸭子噗地浮上来,溅黄少天一脸水。

 

刚才被橡皮小黄鸭的主人“欺负”,现在小黄鸭也跟着欺负自己。

 

黄少天忿忿不平,嫌弃地要把小黄鸭拨到远处去。

 

轻微的震动和低低的笑一同贴着背后温热的肌肤传来。

 

周泽楷捉回鸭子,在黄少天面前晃晃,说了四个很犯规的字:睹物思人。

 

什么睹物思人?黄少天思维卡住几秒,猛地想到厨房消毒柜里那只企鹅杯子的小鸭子图案,脸蹭地烧起来。

 

浴缸的水是不是太热了。

 

他刻意忽视了心底一片暖融融的荡漾感,胡乱反省着,向前半跪着去拧浴缸的冷水龙头。

 

可惜未遂……因为周泽楷俯身过来,把他捞回怀里。

 

……

 

到底是同居第一天的小情侣,恢复得太快,又是这样暧昧的姿势。

 

很快,这缸清澈的水再度染上不明的罪恶液体。

 

(八)

 

终于是彻底的风停雨歇,两人撤离温度过高的洗手间,回到卧室里。

 

黄少天直接阻止了周泽楷要再找一床被子的举动,利索地铺开现成那床,非常熟练地钻进去,然后瘫倒在柔软的枕头上。

 

周泽楷正要打开柜门,听到黄少天说“不用麻烦”,回头,发现对方已整个缩在空调被里,缓缓打了个哈欠,内心瞬间柔软一片,又哭笑不得。

 

黄少天不介意,他当然没意见,于是掀开被子一角,然后收获了一个径直滚入怀中的大宝贝。

 

他顺手把黄少天再捞过来一些,入手有点冰凉。

 

“空调冷?”

 

“这个温度挺好的,我在广州一直开18度。你觉得呢?”黄少天困得连打几个哈欠,眼角溢出泪来。他脑袋搁在周泽楷的肩上,周泽楷偏高的体温让他又舒服又亲近,更加昏昏欲睡。

 

不过,他还不想睡。

 

他努力睁大眼睛,维持清醒:“玩游戏?看电影?叫个夜宵?”

 

“困了就睡。”周泽楷看他快撑不下去了,一口否决。

 

“我不困!”黄少天立马清醒一点。

 

周泽楷默默看他一眼,明明已经困得不行,还要强打精神。

 

“……做点什么就更清醒了,还早嘛才九点!”黄少天底气不足,转念一想,可以找个事情做,“看电影看电影,就用ipad看吧,方便。”

 

周泽楷哭笑不得,翻身下床拿了ipad,两人犹豫半晌,周土豪做主,开了爱奇艺的年费SVIP,把ipad往黄少天面前一递:“随便选。”

 

黄少天默默腹诽了下其实自己也可以扮演霸道总裁,竟然被周泽楷抢先了,随手翻了几下,有了计较。最后选定一部,是恐怖片。

 

“看了就清醒了,清醒了就能坚持到最后,待会说不定会饿,”黄少天一边解释为什么要选恐怖片,一边指挥周泽楷去拿手机,“你装了外卖APP吗?你家附近有什么好吃的?我们叫个夜宵?这个时节上海有什么热门的吗,小龙虾有没有,哎听说很好吃,我看你们队那谁……噢孙翔和杜明都发过朋友圈,轮回晚上叫的夜宵有小龙虾吧?还有什么还有什么?烧烤?”

 

“……”周泽楷无语地把手机塞回枕头下,确保黄少天整个人挂在他身上都够不到的那种。“先看电影,饿了家里有吃的。”周泽楷采取了拖延战术。

 

他不相信黄少天能坚持到结束,没看这会又连续打了三个哈欠,眼角都泛红了。

 

“好吧。”黄少天撇撇嘴,看周泽楷点开播放按钮,注意力立即集中到电影上去。

 

然后过了十分钟。

 

片中的音乐响得愈发诡异,紧跟着,第一只鬼缓缓从家具后探出半张残缺的脸,悄无声息地摸到男主角身后,即将要狠狠咬下去。

 

背景音效里传来女主角的尖叫。

 

“啊——”

 

周泽楷下意识调低音量,顺便扭头观察黄少天的反应。

 

……

 

黄少天无意识地翻了个身。挂在现实中的男主角身上,睡着了。

 

周泽楷笑了下,贴在他耳边,低声问:“夜宵还吃吗?”

 

“……”黄少天毫无反应。

 

周泽楷一本正经地自己接话:“那明天再吃。”

 

然后俯身过去亲了亲他额头,关上了壁灯。

 

光线一瞬间全部收敛,只余相拥的恋人,趁夜色温柔同眠。

 

(九)

 

晚上没有再做,黄少天总体来说恢复得很好,第二天醒来,精神奕奕。

 

然而他伸手一摸,心里咯噔一声,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妙。

 

周泽楷的体温怎么那么烫。

 

黄少天手往周泽楷额上一搁,周泽楷就迷迷糊糊地醒了,下意识地伸手握住,然后发现这只手的温度比自己要低不少。

 

他一惊,朦胧中第一反应是黄少天被空调吹到着凉,猛地坐起半截来。

 

“这么凉?你生病了?空调太低了?”

 

黄少天被他吓了一跳,也顾不得手还抓在人家手里,赶紧用力将周泽楷拉倒回床。

 

他连忙给周泽楷掖好被角,半气半心疼说他:“我没事,有事的是你。”

 

周泽楷浑身都是烫的,被盖了个严严实实后,更觉闷热,还闭着眼就在被子里动来动去,要挣脱束缚。

 

黄少天翻身直接压住他,拍拍他的脸,待周泽楷不情愿地睁开眼,终于将目光聚焦到自己脸上,恨恨地命令他:“周泽楷,乖乖躺好,不要乱动。”

 

病中的周泽楷到底是另一个状态,黄少天一瞬间的气势爆发下,他听话地点了点头,不过神色间流露出一点委屈。

 

黄少天拿他没办法,感觉自己在委屈示弱的周泽楷美色前马上要倒戈,狠狠心无奈地再次警告,也是说给自己听:“我去拿体温计,不许掀开被子,知道吗?”

 

周泽楷又清醒了一点,大概了解到“生病的人是自己”这件事,点点头,黑曜石般的眸子盯着黄少天,像是在说:我知道了。

 

黄少天叹了口气,翻身下床,也不知道周泽楷把体温计放在哪里。

 

还好周泽楷是个生活规律的人,所有东西都规整得摆在该有的位置,黄少天在客厅摸索一阵子,很快发现了一个单独的柜子,里面琳琅塞满了各种药品。

 

他没费多久就找到了耳温枪。

 

“38.7℃”

 

黄少天沉下脸,把耳温枪转过去,对着周泽楷让他自己看。

 

“你发烧了。”

 

“……”周泽楷无辜地看着他。

 

“空调18度,你平时肯定不是开这个温度,为什么不说?为了迁就我?”

 

“……”周泽楷把目光挪开,假装看窗外。

 

“我们去医院。”

 

“不要,吃药就好。”周泽楷快速扭回头,坚决抗议,誓死不从。“家里有药,泰诺。”

 

黄少天凝视周泽楷半晌,对方完全不像平时的样子,显得无辜又委屈,额头和脸颊因为高温,微微发红,好像年龄都减少几岁。

 

他心情特别复杂。

 

他竟然觉得这个样子的周泽楷有种特别的可爱,忍不住想要亲亲他。

 

艰难地移开目光,黄少天看了一会儿床头的耳温枪找回理智,又转头盯着周泽楷一字一句说道:

 

“好吧。不过说好了,今天什么你都得听我。吃药、喝水、吃饭,以及,不能做坏事。”他说到最后两个字,忍不住觉得自己身后某个部位还在隐隐发酸,心想排开对周泽楷生病的心疼和愧疚,倒也不是坏事。

 

被下了指令的病患,目光一瞬间变得更委屈了。


后文链接:(5)

评论 ( 18 )
热度 ( 100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