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周黄】一语成谶(ABO)

天哪我……跪在豪车前泪流满面TAT亲爱的糖糖爱你爱你爱你!圆满了QAQ!!

甜糖山:

*给 @Mocha清识  的生贺,祝我家十五岁美少女永远年轻,永远美貌,永远智慧~

 

破电脑才刚买回来几天,怎么就坏了。


黄少天有些烦躁,试图用传说中的万能土方子解决——他用力敲了敲手提电脑的后背——然而蓝屏依然故我。看来,还是需要专业人士修理一番,他叹了口气,拨通了维修热线,等待上门服务。


众所周知,干这行特别累,因此多半都是邋里邋遢的alpha,同为alpha的黄少天是一万个不情愿。可有求于人,他只好守在门前,幻想着这回来的是个清新的omega小帅哥,没准还能扭一扭,舔一舔,最好泡一泡。


这种念头当然连他自己都知道是白日浮梦,没抱几分能实现的奢望。


因此当它成真之时,黄少天愣在门前,连把人请进屋的礼节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你怎么知道人家是omega了?”喻文州对此抱有合理怀疑。


黄少天挥了挥手,省略了对方比自己高一截的身高,理直气壮地说:“哪有alpha带花香的呀?何况还那么漂亮。”


转念一想,又补充:“是alpha也可以,我都喜欢。”


 

不可否认,他第一眼看见周泽楷的时候,就大动了凡心,恨不得把人按在电脑桌来一回小电影里常见的半推半就一炮生情。


不过黄少天向来颇有自制力,香艳场面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除了得体微笑外什么也没做。顶多就是试探出了名字,又在对方熟练地敲击键盘时殷勤倒好了一杯温水,放在他手侧。


惯常叱咤法庭的大律师何曾这么含蓄寡言过,归根结底还是要怪对方的美太有距离感,以至于他居然不好意思摆出浮夸架势去搭讪。


然而有着一副高冷皮囊,周泽楷实际上却并不是个难相与的人。他业务水平不低,半小时就把黄少天的电脑成功折腾开机。黄少天一时喜不自胜,道:“我该怎么谢谢你?你可帮我大忙了,过两天我就有案子,材料都在电脑上呢。虽然有备份,但还是用这台最顺手了。”


他垂着睫毛想了几秒,一本正经地解释说:“保修期内,免费。”


这话很得体地终结了话题,如果不是因为说话者的神情太严肃正直,黄少天恐怕要理解成一句委婉的“我对你没兴趣”。


“诶,不是说服务费啦。你个人呢?忙活了半天,要不要跟我出去喝个下午茶?”黄少天食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子,脸上挂起荷尔蒙溢出的微笑,活像只卖力开屏的公孔雀。


周泽楷隐隐闻到他身上的橘子味,是alpha特有的水果香气,迷人得能使任何一个omega立刻陷入酸甜柔暖的幻境之中——如果是omega的话。


他忽地有些发愁,黄少天好像把自己认成了omega。他该怎么委婉地解释自己其实只是出于工作需要喷了omega信息素的百合味香水呢。


说到底,周泽楷不善言辞,因此在他字斟句酌的当儿,黄少天已经自说自话地敲定了行程:“听说kkmall新入驻的Lady M很受欢迎,要不然去这家?”


他瞥了眼仍低着头,什么话也没说的周泽楷,料想这是这一性别特有的矜持羞涩,自己作为alpha势必该主动些。便笑眯眯地揉了揉他的头发,低声又问了一遍:“请你抹茶千层,好不好呀?”


周泽楷太阳穴直跳,半晌,拿他没办法似地叹了口气。


“好。”他说着,端起黄少天早些时候端来的水,喝了一大口。

 


“的确,alpha一般不喜欢甜食。”喻文州点点头,似是同意了黄少天的推测。


黄少天遗憾:“你们omega都这么难追的么?我明明觉得他对我也有意思。”


“矜持呗,”喻文州不以为意,“看性格,也有的喜欢主动出击。”


“那还是算了,”黄少天赶紧打断,“alpha怎么能让omega主动追,太傻了。”

 


周五下午,购物中心的人不算少,也不多,最适合情侣一块儿闲逛。


一路上黄少天光顾着滔滔不绝,展现魅力,自己那点家底几句话就全被周泽楷听了去。周泽楷这才知道对方把自己当作电脑维修员,这人还夸下海口说以后愿意常把电脑弄坏,换他多来几次上门服务。


虽然这种误解情有可原,不过真要是故意弄坏电脑,周泽楷可不乐意常来修理。


 “别,”他赶紧制止,顺便掏出手机,笑盈盈地望着对方,问,“电话?”


黄少天一怔,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要跟自己交换联系方式呢。一时间受宠若惊,甚至在心底骄傲了一把:看来我还真是厉害,才聊了半个小时就套出了电话号码。


都默认以后可以见面了,离上床结婚生孩子还远么?


他一得意,眉眼间都洋溢着明晃晃的喜悦。周泽楷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给我电话,是允许我以后常约你出来玩了?是么是么?我说,你是不是也——”


后半句话被周泽楷的手指扼杀在唇边。容貌堪称冷艳的年轻男人微笑起来如冰消雪融,春回大地,直教黄少天一颗心狂烈鼓动,难以自已。


“下周末。”他简洁地为下次约会定好调子,这才悠然收回手,对alpha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黄少天不禁去捉他的手,被轻描淡写地避过了。


没见过这种撩了还不让人碰的作风,他悻悻然收回手,在心里给周泽楷加了个小恶魔尾巴。这omega绝对是上天派来克自己的,主动得恰到好处,让你以为能近一步,却又立即不着痕迹地退开了。


太会吊人胃口了。


在职场上无往不胜的人,难免有自矜之心。黄少天被勾起了满格的征服欲,便更是对他势在必得。


而周泽楷避开了刚才的肢体接触,却也不太平静。


他倒不是故意撩人,既然两个都是alpha,左右最后只能做朋友。而他事实上是抱着几分感激之情,特意来见黄少天的——尽管对方不认识自己。


早年公司刚起步的时候,国内知识产权侵权还肆无忌惮着。当时黄少天尚未下海,是高坐审判席的法官,刚巧负责他们公司的案子。最终,他们获得了高额赔偿,原创游戏得以继续发展,并成为日后这家知名互联网企业的核心业务之一。


彼时周泽楷坐在原告席上,见证了这位法官灵活的思维方式、高超的学术素养与言辞锐利而公正的判决书。那之后,他偶尔想起黄少天,便觉得应该感谢他。但毕竟人言可畏,公私有别,他亦不愿瓜田李下,惹人非议,遂一直搁置。


直到几个月前,黄少天的从业限定期满,开始在律师界崭露头角。


他正斟酌着是否要雇对方做公司的外部法律顾问,毕竟他相信黄少天的个人能力,也认定这是一个交友良机。与自己赏识的人交朋友,自然是人生一大快事。


没想到的是,公司恰巧接到一单维修报告,而他又恰巧抽查时看到了用户信息。于是临时决定顶替原来的电脑维修员,亲自上阵。


或许能近距离观察黄少天,看看他是否还是原来那个值得敬重的人。


可是……


他心情复杂地悄悄瞥了眼黄少天,心中那弯从来平静无波的水面,忽然被风吹动了。


涟漪轻晃,水波荡漾。


似乎有些计划之外的情感滋生了。

 


“所以你们约好了下周末一起吃饭?这不是挺顺利的么,少天你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喻文州有些费解,“那你为什么要找我?”


“这个啊,本来是打算跟你炫耀一下你嫂子的……你不是老说我话唠看起来不靠谱以后肯定找不到omega嘛。”


“但是?”


“事情出了一点变化。”


“他其实不喜欢你?”


“不知道,我想,应该是我太喜欢他了。”


 

两人一来一回调情般吃罢了蛋糕,黄少天已在心里料定此事十拿九稳,只看他喜欢的omega能再端多久了。


多久呢?


时间长了,他要辗转反侧、寤寐思服。时间短了,他却也不舒服,像周泽楷这样的人,就算追求者是自己,也不该立刻投怀送抱的。


这是种怎样矛盾的心态?黄少天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


买单时周泽楷没跟他客气,神色平静地站在一边看他付完了钱,黄少天正想着还有什么借口能延长一阵子约会时间,却被周泽楷一句话给打断了绮念:“要上班了。”


也是,自己这单上门服务,未免耽误太久时间。


黄少天捏了捏口袋里的手机,告诉自己已经拿到电话,也订好了下次约会。现在需要的就是充分发扬绅士作风,开车把周泽楷送到公司门口。最好再送上一束花,以表心意。


我想追你诶,这么明目张胆,你应该已经察觉了吧。


他大着胆子直视着周泽楷的眼睛,却发觉那双本该含羞带怯的双眸中只有纯粹的平静,并非是omega看alpha的样子,倒更像是看一位顾客,或者别的什么商业合作关系。


他猛地一阵心绞。


难不成刚才的暧昧横生,都是自作多情的臆想?


“你……”他终于开了口,试图在周泽楷的眼中寻觅一丝动心的痕迹,“你能不能再陪我一会?”


“不。”周泽楷遗憾地摇了摇头,虽然他也想和黄少天再待一阵子,但他毕竟是掌管着上万员工的企业高管,繁多事务容不得他在外头耽误这么长时间。


黄少天低着头想了几秒,忽然抬头,直勾勾地看向这个比自己高了一截,模样却无比俊秀美丽的omega。


他倾身靠近了一些,迎着周泽楷沉默如谜的目光,轻轻咬上了他的嘴唇。


太冲动,太流氓了。他隐约懊丧,却并不懊丧于这个吻,而是他居然需要踮脚才能亲吻对方。


他原以为这会是个一触即分的吻,甚至做好了赔礼道歉的准备。那是容易的,毕竟他有一张能言善辩的嘴,可以不重样地说出一篇动人的告白语,来解释自己的情难自已。


可是周泽楷没有推开他,甚至在明显地呆滞了几秒之后,抬手按住了黄少天的后腰,将他更紧密地贴上自己。


能说会道的天赋被封印了,主动权被接管了,黄少天很快沉迷在这个教他动心不已的长吻之中,几乎被剥夺了思考的能力。舌头粘腻地缠在一起,唾液被交换和吞咽。周泽楷的口腔里充满了教他心动不已的葡萄味,他好像投入了一片青涩、甜美又微微泛酸的海洋之中。


他迷迷糊糊,忘记了自己仍站在购物商场的拐角,跟外头的人来人往只有一墙之隔。


周泽楷也并未比他清醒多少。


一吻完毕,二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狂热涌动的情欲。


黄少天的手按在对方臀部上,暗示意味很浓地抚摸了一下,他哑着嗓子开口:“宝贝,回我家?还是……你家?”


周泽楷揽着他的腰,轻轻啄吻他的鼻梁和双颊,也纵容他的舌头在自己脸上迤逦,滑出湿润水痕。半晌,他才把唇停留在黄少天饱满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地、宛如叹息地说:“我家。”


 

>>> 


“这不是挺好的么?”喻文州诧异,“你今下午就已经情投意合、登堂入室了,那现在不陪你的omega还来见我干嘛?他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不不,没登成啊,”黄少天有苦难言,“到了家,他忽然跟我翻脸了。说自己第一次,要冷静一下,把我赶出来了。我还能怎么办?当然只能尊重他的矜持了——我跟他说,我已经知道他住哪儿了,我明天晚上再来。他没理我。我后来想想,这话是说得太冲,可横竖我是要定他了。不过,他这么反复无常,让我实在很没底啊。万一我明天去了,他不给我开门呢?要生要死也不给句准话,还冷静啥呢?”


虽说自己这位好友向来口若悬河,但一口气说这么多字也算罕见了。喻文州看出他不冷静,再加上堆在桌上的好几个被喝空的酒杯,猜到对方只会越来越不冷静,只得帮他抽丝剥茧,整理头绪。


“你说的这个情况,的确很矛盾。如果他那么想跟你一起,甚至把你带回了自己家,那就不可能到门口却把你赶出来。”他沉思着,看着黄少天继续愁眉苦脸地喝闷酒,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他是不是在什么事情上骗了你,而在那个时间节点上,他突然意识到会被揭穿。”


黄少天两颊酡红,醉醺醺地看着他,问:“能骗我什么呢?我总共也只知道他的名字、地址和工作单位而已,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


喻文州看不下他这个样子了,索性从他兜里掏出手机。


“虽然他把你赶出去了,但是并没有不准你给他打电话嘛,”他弯了弯眼睛,拨通了那个被保存为周泽楷的号码,道,“既然爱他,为什么不亲口问?”


听了这话,黄少天立刻倒在了桌上,开始装死。


电话通得很快,喻文州猝不及防地听到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穿透了冰凉的手机屏幕,传到自己耳底:“少天?”


“啊,不,我是他朋友。”喻文州的愣怔稍纵即逝,他忙解释,“他在酒吧喝醉了,好像是有什么苦恼的事儿,也不肯跟我说。我看你在他手机里存的是亲爱的,就冒昧地打过来了。想说你现在忙不忙,能不能来这儿接他一趟?”


他足够聪明,简短一席话既拉远了自己跟黄少天的关系,又有意无意地暗示了对方在黄少天心中的分量,十分讨巧。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喻文州只听得到他均匀的呼吸声,一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忍不住望向黄少天,却发现他的朋友已经坐直了身子,一脸紧张地看过来。像在等待审判,只要心上人一句话,就能在一瞬间上天堂,又或是下地狱。


周泽楷终于开口了:“嗯,他在哪儿?”


又轻笑着说:“谢谢,给你添麻烦了。”


却并未否认男朋友的地位。喻文州心下了然,报上地址,挂了电话,总算松了口气。黄少天没给他喘口气的时间,迫不及待地问:“他说什么了?”


喻文州笑了笑,道:“恭喜,他没有否认自己跟你的情侣关系,还说要来接你。你看,这大半夜的要个omega来酒吧找你,你放不放心啊?”


黄少天神色一轻,旋即又转为后悔:“哎呀,我只注意找了离他家最近的酒吧,却忘了这茬。”


他坐立不安了一阵子,突然想到个法子:“要么我去门口等他?”


周泽楷长得那么好看,可不能进这种群狼环伺之地。说起来那么漂亮的omega居然还没早早被人标记,长到现在才遇上自己,实在是幸运。而他决没有要增加自己潜在情敌的兴趣,立刻收拾了一番衣着,风风火火地跑到了门口。


一出门,醉意就在顷刻间离他远去——周泽楷正站在门口的路灯下,容姿曼丽,衣装笔挺,神色晦暗不明。


黄少天险些像个十五六岁、情窦初开的小男孩似地大叫一声他的名字,再欢天喜地地把他拥进怀里,再也不要分离。


事实上,克制自己不这么做,简直花光了他全部力气。


因此等他平静地、从容地走到周泽楷面前时,几乎要站不稳了。而角色翻转,他成了那个被拥入怀中的人。


黄少天心想,这样也好,随即埋在他的胸口,甜蜜地、用力地呼吸了一口他身上的味道。


属于alpha的冷冽气息猛地灌入他的鼻腔,他整个人呆住了。


“抱歉,”周泽楷动听如泉水潺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是个alpha。”

 


是啊,当初接吻时就该意识到的,香水百合的芬芳不过是裹在皮囊上的假相,口腔中真实浓郁的青葡萄味才是周泽楷真正的信息素。可他当时沉迷于亲吻,浑然忘我,当然也忘记了这小小的违和感。


Alpha的信息素是水果,omega的信息素是鲜花,花果相称,理应十里飘香。


“你当时喷了香水?”黄少天依然搂着他的腰,脸埋在他风衣的领口处,声音沉闷,“是不是咱们到家那会,味道要散了,怕被我发现才赶我走的?”


周泽楷点点头,又意识到对方看不见,便补了个答案:“是的。”


他起初没想好该怎么向黄少天解释,也不以为然,没把这种小小的误认放在心上——他每周五上午去援助中心做义工,因此会喷omega香水,而下午赶往黄少天家前,并没有刻意去处理自己身上的味道。


被当成哪个性别,对周泽楷而言原是无关紧要的,却没想到事情变化之快超出了自己的掌控。黄少天看上他了,本来就是一件脱轨的意外,而更严重的连锁反应在于,他也看上了黄少天。


两情相悦的吻,太容易点燃激情,突破理性。等他到了家门口,才从黄少天暧昧而急切的爱抚上意识到了这个误会是多么致命。


“该死,就为了这点小事,”黄少天被他气笑了,“我走了之后,一直提心吊胆,闹不清你是什么意思,最后只好约了好哥们来帮我分析下感情问题。”


“有多好?”周泽楷淡淡地问,语气带笑。


“好极了,好到都舍得把你的存在告诉他了,虽然是不得已。但你居然跟他打电话,我不高兴,我还没跟你打过电话。”黄少天仰起脸来看他,嘴上醋意大发,完全是个不讲理的、独占欲膨胀的标准alpha,但眼睛却温柔得像动物园里豢养的梅花鹿,乌黑明亮,脉脉含情。


“你都有老公了,”alpha低头,咬着他的耳朵,声音低哑、动情,“还要什么电话?”


黄少天的心又一次快要爆炸般,剧烈地收缩起来。


“不要再撩我了,”他喃喃着,“你是想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么?”


他又珍惜地捧着周泽楷的双颊,小心地吻上了他跟自己一样充满侵略性,而又柔软甜蜜的嘴唇。


“我想回你家。”他轻声要求。



回家干嘛呢?




FIN

评论 ( 4 )
热度 ( 365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