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叶喻】亲吻鱼变了人依然索吻该如何应对(1)

1.

叶修在玄关处有一搭没一搭地打着火机。

 

五分钟过去,室内依然安静,唯一的声响来自忘记关掉的鱼缸制氧机。

 

叶修抬高音量:“喻文州?”

 

啪嗒——

 

卧房门打开。

 

面容温和的年轻男子裹着空调毯走出来。毯子有些短,光裸笔直的大长腿在晨光里晃眼得很。

 

……嚯。啧。

 

叶博士漠然移开视线。

 

名为喻文州的男子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勾唇扬出一个笑,歪着头抱胸靠在门框。

 

“真要出去啊?这个问题已经讨论过了不是?我在你屋里住着挺好,看电视上网读书都能解闷。”

 

叶修皱眉:“你一日变不回鱼,早晚要接触外面的世界。再说你们鱼用的东西我不了解,只能由你自己挑。”

 

喻文州莞尔,戏谑道:“这么紧张怕养死我?我是不是得感动地替善良的主人鼓鼓掌。”

 

叶修呵呵一声:“人类基本的良心了解一下。”

 

喻文州继续笑:“你倒是继续抽烟,不担心把鱼熏死吗?”

 

叶修仿佛被烟呛到。脸色一瞬精彩。

 

喻文州神色恢复平常:“出门可以。去哪?”

 

叶修转身从阳台收了条牛仔裤和T恤,抛给他:“出门再看。”

 

喻文州眨眨眼:“行吧,说一堆理由,本质还是看不惯我不穿衣服走来走去。但反过来讲,你们人类的衣服,我也不习惯啊。”

 

叶修这回聪明闭嘴,没有跳入无尽循环的辩论。

 

喻文州耸耸肩,毫不避讳地开始套裤子,拉拉链,然后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浴巾松松垮垮往下坠,似乎一秒后就将滑落。

 

“咳、上衣。”叶修无法继续假装看阳台外的风景。

 

再说有什么能看的呢?一水儿大裤衩黑白背心迎风招摇,叫人欣赏不了。

 

他回头,却见喻文州已扯掉浴巾,拎起T恤观察。

 

“好几处都破了。”他不满意,“袖口、下摆。你们人类‘宅男’的着装品味不敢恭维。我宁可选择浴巾,床单也不错。”

 

叶修懒得辩:“来吧,将就一下,新的出门买。”

 

“等等。”喻文州飞速套完T恤,轻巧翻过沙发,两步跨到叶修面前。

 

明明变成了人,但行动仍旧像鱼一样的灵活。

 

他招招手:“叶修,过来点。”

 

被喊到名字的人收起火机,一脸无奈。

 

“还来?”

 

“日常任务。日常需要。”喻文州双臂勾上叶修的肩。

 

“可你已经变成了人还需——”后脑勺的力道、唇上的凉意和柔软同时到达,将叶修未完的抱怨堵在嘴边。

 

暖融融的体温隔着两件T恤交换。

 

两人微微起伏的胸膛几乎贴在一道。

 

并非头一次的“日常需要”,但叶修的四肢一如既往地在唇面贴合后迅速僵住。

 

他唯一能控制的是呼吸节奏,然而内心那把火早不由自主地烧了起来。

 

……朋友。

 

……早晨啊。

 

叶修内心咆哮,格外无语,又不好推开对方。

 

对着喻文州,他天生的逻辑和从容似乎都派不上用场。对方的思路压根不会顺着他走。

 

更糟糕的是,喻文州这鱼擅长剑走偏锋,比如此刻居然过分地贴着他的唇呢喃,强调道——

 

“变成人本质还是亲嘴鱼,没办法唉——”

 

呼吸交缠,该死的亲嘴鱼伸出舌头,舔了舔叶修的唇。

 

“不亲会死。”他认真说,认真地舔,“感谢主人配合。”

 

2.

亲着亲着,叶修被喻文州推得往后仰,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倒。

 

他身后是博士生公寓硬邦邦的破沙发,怀里是截然相反的柔软躯体,温热舒适,鼻尖一丝若有若无的清新水气缭绕。

 

单身男人加疑似单身鱼,天雷即将勾动地火,妥妥偶像剧开场梗,不发生些什么才奇怪了。

 

……呵,偏偏就奇怪了。

 

叶修冷静下来。

 

他在脑海中倒数。

 

“5、4、3、2、1——”

 

“多谢帮忙。”喻文州毫不留恋地松开他的唇,拍拍手跳出怀抱,“充电完毕,现在出门吧!”

 

3.

喻文州化形几天,叶修就后悔几天。

 

——后悔接收魏琛礼物的决定。

 

要知道他原本高校单身贵族的生活不要太滋润,简直像一根海草海草海草,自在各种浪。

 

拜超高智商所赐,他每天少量时间应付学术任务,剩下大把的空闲足够徜徉游戏世界里。

 

塞满柜子的光盘,历代主机掌机,荣耀网游里的满级满技能完美神装散人号都能验证这点。

 

然而好日子自那个普通的周末晚上起一去不复返。

 

“老叶,生日快乐,送你个礼物啊,别太感动。”

 

惊天动地的砸门声后,叶修被兴冲冲的隔壁同门塞了个满怀。

 

他尚来不及确认天降礼物的缘由和内容,魏琛来无影去无踪般,嗖地消失了。

 

叶修暗骂一声,狐疑地拎起这个挺沉的玩意。

 

月光中,晶莹的水波荡漾,一条亲嘴鱼跳出水面,摇摇漂亮的银色尾巴,热情地冲他吐了个水泡。

 

啵~

 

又一个。

 

啵~

 

叶修额头的黑线和腹中的问号一齐冒出来。

 

他将这长方形简易鱼缸上下打量,再前后打量,详细审视一遍。

 

可惜它太干净了——除去一条鱼,一缸水,没有任何痕迹能证明魏琛居心不良——尽管防备魏琛冷不丁坑一把自己,已是叶修在P大数年磨出的条件反射了。

 

无奈之下,叶修抱着这缸鱼回了房。

 

看在生日礼物的份上……总不能第一天就养死吧。

 

叶修噼噼啪啪敲了一通键盘,检索攻略,查明品种,迅速下了一堆鱼食和必要设备的订单。

 

整个过程中,鱼缸和鱼缸里唯一的鱼保持安静,并没制造任何意外。

 

叶修付完钱,半悬着的一颗心也差不多落下。

 

万一真是魏琛良心发现?他这样想着,起身走到鱼缸前,盯着那条鱼看了一会。

 

然后,鬼使神差地揭开了盖。

 

“啵~”

 

亲嘴鱼突然跃出水面,准确又迅速地亲上了叶修的唇。

 

唇上的凉意和耳畔的水声同时到达。

 

叶修抓着缸盖的手一抖,盖子啪地掉在地上。

 

刚发生了什么?

 

他的视线不可置信地望向鱼缸中的唯一住客,那条银色的、唇瓣萌萌地嘟起的、学名吻鲈、Helostoma temminkii,俗称亲嘴鱼的生物。

 

他……被一条鱼亲了???

 

半分钟过去,对方这回半个眼神都没分给他。

 

它在叶修探究的视线中慢悠悠地潜入水底,然后呆在一处水草后面,不再移动。

 

仿佛陷入沉睡一般。

 

难道只是他的错觉,其实什么都没发生?

 

叶修下意识伸手探向嘴唇。

 

指尖,湿的。

 

4.

物理学院院长的得意门生、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叶修。

 

在混沌的月光里抽掉半支烟。

 

然后决定睡觉。

 

5.

第二天一早,叶修刷牙刷到一半,不知怎么想的,叼着牙刷又晃到了鱼缸边。

 

他移开鱼缸盖子。

 

浅浅晨光中,银色的亲嘴鱼已经醒了,正在靠近水面的位置欢快地游着。

 

当盖子被掀开的刹那,它应该是感应到,因此停止划动尾巴和透明的鱼鳍,将半个脑袋探出水面。

 

那一瞬间,叶修感觉他被一只鱼用不带感情的眼神给judge了。

 

叶修打了个喷嚏。

 

叶修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

 

他判断一定是大半夜阳台抽烟着凉,脑子有点晕,才会将一只鱼的眼神解读成漠视。

 

6.

半小时后,叶修在食堂遇见了昨天“好心”赠送生日礼物的“好邻居”、进大学起便互相嫌弃却怎么都晃不出对方视线的孽缘损友。

 

魏琛一见到他就哈哈大笑,笑到上气不接下气,差点把手里的粥连着整个餐盘都丢到叶修头上。

 

“老魏你今天又是哪门子筋了?”叶修皱着眉看他。

 

魏琛坐下,继续努力忍笑。

 

他满脸神秘,长吁短叹,而后托腮看叶修,嘴里“啧啧”不停。

 

叶修端起豆浆:“得了,别跟我这儿装,这么高兴,是论文写完了还是泡到了女神?”

 

魏琛夸张地捂住眼,指缝留出空档:“不不不。我是在替叶老板高兴呢。老板昨夜去哪儿春风一度了?”

 

叶修刚喝了一口豆浆,含糊不清道:“啊?”

 

魏琛贼兮兮地兴致勃勃地追问:“哈,还不好意思?别掩饰了,你嘴唇肿了老高,一看就是激吻级别!”

 

叶修一口豆浆全喷了出来。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310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