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叶喻】亲吻鱼变了人依然索吻该如何应对(2)

第一章

1.

魏琛上午没课,至少没有第一二节的助教工作,叶修算看出来——要不怎么吃完自己那份后毫不客气地掰走他半根油条,继续津津有味地啃起来。

 

当然叶修严重怀疑人家津津有味的对象不是凉透干瘪的油条,而是他,叶修本人。

 

预感飞快地得到证实——

 

“老叶,嘿,你这就没意思了,有情况还藏着掖着?我们多少年老同学,你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这难为情得不像你啊!”

 

叶修拒绝交流,吃自己的早餐。

 

然而魏琛并不容易知难而退。

 

他改走迂回路线。

 

“来来来我们分析一下,”他一合掌,“某种辣源刺激的?八成就是辣椒了。但怎么回事?太阳打西边头出来了啊哈哈哈哈我们叶博士大半夜叫外卖!你这么……”

 

叶修投来“呵呵”的视线。

 

魏琛刚到嘴边的“这么懒癌晚期的死宅”立即被修饰成“深谙养生的青年男子。”

 

叶修实质地“呵呵”了。

 

魏琛嘿嘿一笑:“你看,否认了,否认了吧!”

 

叶修冷漠。

 

魏琛又说:“没事儿去吃花露水红花油芥末更不靠谱,除非你智慧的脑袋也磕碜坏了。”

 

叶修懒得给表情。

 

魏琛一拍大腿:“排除结束!那不就只有情到浓时美人深……唔、唔……呸!呸呸!”魏琛被包子突然堵住嘴,他奋力咽下食物,缓过气怒道:“老叶你的气度呢!公开场合动手阴爷爷!下限呢!”

 

“比你多点儿。”叶博士伸了个懒腰起身,哦不,是一边伸懒腰,一边顺便将捏过包子的手往魏琛肩上拍了拍,“有课忙呢,您老慢吃,走了啊。”

 

他大笑两声,在魏琛有反应前火速抓起包,潇洒地跳过两排座椅往外冲,眼看就要消失在食堂门口。

 

“老叶你别跑!”魏琛认输,追过去喊,“今晚实验还做不做啊,不做我上你那旮旯自习?”

 

“怎么,方世镜那边?”叶修收住脚步回头,魏琛连忙苦着脸点头,“对对对,就你猜那意思。”

 

“行吧。”叶修笑,“我说怎么净念叨我春宵一度,敢情被真人赢打击,来我这儿吐黑泥。”

 

魏琛听叶修玩笑语气就知道稳了,面子哪有晚上住的地儿要紧,赶紧凑上去搭着人肩膀哥俩好:“这不一时激动,搞错吐黑泥对象。所以晚上……”

 

叶修有一丢犹豫。

 

换成平时,点个头的功夫。和魏琛来来回回,无非斗个嘴图个乐,哪能拒多年兄弟门外。

 

可今非昔比——他屋里多出一条奇怪的鱼,万一当着魏琛的面跳上来吻自己,保不齐魏琛这个科学狂第二天把自己也骗进实验室,解刨研究个昏天黑地。

 

叶修正欲组织几句委婉的拒绝词,又想到单拒绝不成,得帮人老魏找个带顶的地儿,如此这般思绪翻涌,看在魏琛眼中便不太妙——“唉唉唉老叶?老叶?想什么那?我说你别犹豫啊,我真没其他去处,慌得一批!”

 

这句切中他的恻隐之心,叶修无奈地掀起眼皮:“刚走神呢,慌啥。晚上来之前发个消息。”

 

魏琛高高兴兴地走了。

 

叶修叹了口气,安慰自己事情或许没那么糟——即使魏琛撞见鱼的异常表现,或许能试探出些一二三来。

 

2.

答应魏琛留宿后,叶修立即临时计划一番——今天绝对得提前溜出实验室,先回屋里确认鱼的情况。

 

何曾想,实验数据偏偏在今天爆炸,量多到高效如叶博士也欲哭无泪。等他终于整理完毕,敲下上传按钮,外头云团乌沉沉金边渐隐,手旁的微信响个不停——“老叶你人呢,开门!”“叶哥,叶老板……”“老夫好饿,叶修你踏马吱个声啊!”“……”

 

叶修扶额,以最快速度赶回博士生公寓。

 

魏琛贴着墙斜摊着,宛若咸鱼,见到他出现,立即投来控诉的目光:“我说老叶啊……一日不见……”

 

“如隔三秋?想爸爸想到胃疼?别酸了您,麻溜滚进来!”叶修皱眉摸钥匙。

 

“非也非也,是琢磨着吃饱喝足,趁月黑风高把叶老板沉尸未名湖。”魏琛扶着墙晃晃悠悠挪过来,笑得咬牙切齿。

 

“哦。”质量一般般的门“乓”地弹到墙上,叶修懒得跟快饿死的人计较,“红烧牛肉面右边柜子上,帮我泡个藤椒的。”

 

3.

听到“红烧牛肉面”五个字,魏琛顿时腿也直了,脑袋也精神了,闪电似地冲去找电水壶。

 

叶修阖好门,瞥了眼魏琛兴奋忙碌的背影,偷偷吐了口气——安全,现在确认还来得及。

 

他转身,两大步迈到小鱼缸跟前,小心翼翼掀开盖子。

 

叶修做足了准备,但预想中担心的场景并未发生——鱼依然是鱼,没有对他翻白眼,没有冲他吐气泡,更没有跳出水面偷袭他嘴唇。

 

相反,银色的小鱼仿佛熟睡一般,安静藏匿水草间,偶尔轻轻晃一晃尾巴。

 

还真有那么点“岁月静好”的意味。

 

——这样想的不止他一人。

 

“啧啧,老叶你表情很迷啊。”

 

魏琛的声音跟红烧牛肉面的香味一同飘过来。

 

叶修一惊,眼疾手快合上盖子:“干嘛呢,远点。”

 

“给鱼闻闻味儿,这就娇贵上了啊?”

 

“……”这鱼好像还是你送的?叶修白眼都懒得翻,知道应付魏琛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接他话题,免得他更来劲。

 

可惜两口泡面下去,魏琛的精神和兴趣一道蹭蹭蹭涨起来,非拉着说刚刚叶修的表情像是古装剧男主角,还是同女主角一起“并肩看天地浩大”的那种。

 

叶修那时正端着泡面,手抖了抖,强忍住把一整碗藤椒牛肉面汤浇给魏琛的冲动:“能不能不无聊点。吃完了泡面赶紧干活,报告写完了?”

 

“没呢!”魏琛撑着沙发往旁边闪,直觉很准地抗议,“老叶你别跟这儿杵着,当心泡面撞我脑袋。”

 

“碰瓷泡面多大脸。”叶修呵呵。“吃你的面。”

 

再继续理魏琛,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吃完。叶修拖了张椅子,背过身去。魏琛讨了个没趣,也埋头吃自己的。

 

然而还没过去半分钟,不大的空间里突然响起了“呼哧呼哧”外的第二种声音——“噗!”

 

叶修和魏琛一愣。

 

“啵——噗——”又一声。

 

两人一齐转头。

 

茶几上小鱼缸里,那条银色的小鱼使劲儿吐着泡泡,身体不断地往水面上拱。一连串地泡泡浮至它脑袋上方,旋即被它的动作碰碎。

 

叶修心底那声“卧槽”还没涌到嘴边,就见魏琛露出超感兴趣的表情,放下面碗奔了过去。

 

4.

“老叶,你这鱼,好像有点……不大一样!”魏琛拎起鱼缸,认真观察中。这条鱼仿佛知道有人贴过来看它,飞快地转向魏琛的方向,吐出一连串晶莹漂亮的泡泡。

 

叶修心思如电,瞬间转了几道,等话出口,眼神已经是惯常的平静:“我不知道。这鱼不是你送的?”

 

“这么讲也没错,”魏琛放下鱼缸,懒洋洋地起身,“哈哈哈哈……你懂的,我哪有闲心去挑个花鸟鱼虫,实话跟你说吧,它是别人送我的,我又不会养,刚好你生日,借花献佛呗!”

 

叶修又问了几个问题,魏琛对答如流。包括鱼是小师妹感激魏琛帮她做作业,什么时候塞给他的,什么种他不太记得了,盒子哪来的等等。

 

一切听起来都很正常,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魏琛送个礼连第一夜的鱼食都不带,对鱼的品种一问三不知。

 

“我说不要呢,人妹子非得给我。”魏琛的表情有点掩饰不住的得意。

 

叶修迅速泼凉水:“你确定?指不定是其他男人送给人家的礼物,人家自己不要养再丢给你。”

 

“你大爷的!看不破不说破懂不懂!”

 

5.

折腾完晚饭后,叶魏两人迅速进入学术宅男mode。

 

博士生的名头说出去好听,实际哪个不是卖身给实验室的廉价劳动力,工作发多少全看人品,SCI署名能排到第几作者全凭老板良心。

 

学术大牛如叶修魏琛亦如是。

 

白天干完助教的活干实验室的份,结束了一天的忙碌,才轮得到关系毕业和未来生计的保命部分——论文撰写。

 

他俩一人一台电脑,两摞书本资料,噼噼啪啪敲着键盘,时间于无声处哗啦啦流走,等叶修一拎杯子发现可乐喝完,客厅的时钟已快要走到午夜。

 

叶修揉揉酸痛的肩膀,站起身来:“老魏你还多久?”

 

魏琛平时糙着过日子,一到埋头琢磨科研内容的时候细致专注得仿佛换了魂,这点连叶修都自叹不如。比如现在,叶修连喊他三声,内容从“还多久?”到“今天写得完不?”再到“搞不完先睡吧哥有点困”,他毫无反应。

 

叶修只好祭出杀手锏:“活着不,点夜宵了,活人才有份,我倒数了,3——”

 

“酸辣米线加白斩鸡!”魏琛猛抬头,眼神发亮。

 

“大半夜谁给你白斩鸡……我看看酸辣米线还送不送。”

 

“行行行,都行,叶老板万岁,叶老板加油,我继续——”魏琛指指屏幕,头又低了下去。

 

叶修摇摇头,握着手机往外走——还是去客厅打电话给他们最熟悉的黑暗料理外卖吧。

 

“嘟嘟嘟——”

 

“喂您好——”

 

“您好,我想问一下酸辣米线和双椒……”叶修突然愣住,电话里连叫他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然后飞快地点完单挂掉电话,连核实都懒得核实。

 

——他压根没心思核实。

 

他略带疑惑和警惕的视线缓缓扫了一圈客厅,心头某种预感争先恐后地往外蹿。

 

谁能告诉他,他阳台上那堆裤衩T恤袜子怎么跑到沙发上来了?

 

还有这明显扫过一遍的地,扎好口的垃圾桶?又是谁的“好心”?

 

论坛里说,P大单身狗哪个不期待“田螺姑娘”般的学妹,就算谈不成恋爱,好歹能帮忙收拾狗窝一般的宿舍。但叶修自认为宿舍并没乱到“狗窝”的地步,自己也不需要一位女友,更半点没设想过有人会冷不丁闯入自己的生活……做一些越俎代庖的事情。

 

不,什么越俎代庖,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惊吓!

 

比单纯进贼还要灵异!

 

叶修一面下意识抓起手机,一面迅速思考对策——是赶紧拨给楼下保卫,还是直接打110,或先确认“闯入者”是否离开?

 

就在此时,一阵轻微但明显的水声自洗手间传来。

 

“雾草,居然还在!”叶修暗骂一声,反应前所未有的快,他翻身跃过沙发,三两步冲到洗手间前,猛地拉开门——

 

下一刻,某方面经历纯如白纸的叶博士瞬间丧失说话能力。

 

他小而窄的浴缸里此刻格格不入地站着位浑身不着寸缕的年轻男子。他进来时,对方正保持弯腰姿势研究水龙头,从腰背到再往下……全暴露在他视线中。听见门口的动静,年轻男子转过身来,半点没有羞臊,反而露出一个谈正事的表情:“原来你在啊?水怎么关?”

 

“……这样关。”叶修梦游一般走过去,拧掉了水龙头。

 

“谢了。”赤裸的年轻男子冲他感激地笑了一下,旋即皱起眉:“你们人类怎么受得了那么热的水,是要烫死自己吗?”

 

“什么意思?”叶修的视线想挪开,却怎么都移不动半寸,他为此在心底拼命自我安慰——是闯入者的行为太诡异,导致他半天转不过弯来。

 

“哦对,还有,”年轻男子没回答,用手背抹了抹脸上的水珠,“先把那件遮蔽物递给我。”

 

叶修顺着他那根修长白皙的手指指的方向望去——

 

“等等,你说的是……我的系衫?”

 

不对,其实他内心最想问的是:你真不需要先擦干身体???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15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