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叶喻】亲吻鱼变了人依然索吻该如何应对(3)

上一章

1.

不擦干身体套T恤和直接不穿差不了多少……

 

叶博士飞快地将脑中的奇怪画面晃出去,浴巾系衫一股脑儿递了。当然他全程侧着脑袋,不看对方。

 

闯入者虽然表现得对人类社会很茫然,但领悟力惊人。他道声“谢谢”,最终如叶修所愿擦干身体,套上那件丑掉渣的物理学院系衫。

 

“这样可以了吗?”伴随着水声,对方曲起光裸的长腿往外一跨,眼看就要出来。空空荡荡的系衫下摆随着他动作动了几下。

 

叶修刚转过的头又猛地转回去:“等等等等别出来!朋友你裤衩呢?”

 

“裤衩是什么?”闯入者赤足踩着地砖,指尖撩过湿漉漉的刘海,又勾着领口左扯右拉地调整,晃出大片大片的锁骨,压根不知道万一被第三者看到会产生怎样狗血的脑补。

 

幸好叶修已经背过身去,不然他心累指数铁定继续飙升。

 

“等着。”

 

叶修火速推门而出。

 

他懒得吐槽这到底什么状况,懒得思考为何只几分钟功夫,他便完成了从“要逮住一位私闯民宅的嫌疑人”到“不仅借浴缸给陌生男人洗澡还要借自己的内衣外衣给对方穿”的转变。

 

一想到隔壁屋子里同样不省事的魏大爷,想到外卖小哥随时可能敲门唤起对方的注意,将局面搅得更混乱,叶修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他从未在自己的死宅据点穿行得如此灵活过——十几秒,他从阳台成功拽下一条短裤一条大裤衩,飞也似地奔回洗手间——动作轻巧谨慎宛若做贼。

 

叶修重新推开门,对方已用大浴巾裹住下半身,流露出不想穿裤衩的意思:“太丑了。”

 

叶修着急外卖要敲门:“别磨蹭了大爷,快点套上,是个人都要穿。”

 

“这样吗?可我不是人类。”闯入者笑眯眯地答。

 

2.

叶修想要捶墙。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这一出,要说服他简直比折腾三篇SCI更心累!

 

也不止心累,从小到大秉承无神论原则的他,即使受闯入者各种不合常理的言行所刺激,已在内心埋下了某种符合逻辑的预感。但预感归预感,亲耳听见对方说出“我不是人类”的说法,才是真实地对他信仰理念价值观产生了冲击。

 

他下意识摸了摸裤衩口袋,烟不在,又“啪”地撑回门框。

 

“嗒嗒嗒嗒,”叶修的手指无意识地叩击着,显而易见的烦躁和抗拒,“行,来,你继续编着。我问你,你怎么掌握的人类语言?而且一开口就是汉语。全世界普及率最高的不是英语吗?”

 

“我不清楚英语是什么。我会的关于人类的一切都是向你和你朋友学的。”对方低头确认浴缸边沿,而后不紧不慢坐下,支着脑袋露出充满安抚意味的笑容,“比如,你们望着我说话的时候,你一个人在屋子里自言自语的时候,哦对,还有你看一个带活动小人的方框的时候……”

 

“我在客厅看游戏比赛直播那会儿?”叶修尝试套入对方的思维。

 

“原来这叫游戏比赛直播。”对方神情里多了点兴味。

 

叶修不想吐槽你装得可真像:“你只能听到我们在客厅说的话?”

 

“对。”

 

叶修顺着他思路假装捋下去:“所以你去不了其他房间?你一直呆在固定位置?比如客厅?”

 

年轻男子笑着看他,目光仿佛在说,大胆猜吧!

 

“……你是那条鱼?”叶修强忍翻白眼冲动,得出目前逻辑链指向的唯一结论,匪夷所思的结论,“呵呵,你是来搞笑的吧!”

 

3.

“恭喜你,猜对了。”年轻男子,现在应该叫做“自称是鱼妖的男子”,真诚地替他鼓掌。

 

“不,世界是纯物质构成的,不存在神仙精怪。”叶修懒得与对方继续玩游戏,他深吸一口气,“你哪届的?中文系?历史系?还是考古系?啊随便了哪届哪个系我老子懒得知道。我不知道你怎么翻进我的屋子,是翻窗还是复刻钥匙,总之,恶作剧很开心对吧?现在,立马,给哥滚出去,回你宿舍该干嘛干嘛。”

 

出乎意料,他厌恶的态度如此明显,可对方却依然淡定。

 

“我也不希望你接受得那么困难,”这位自称刚化形为人的鱼抱歉地笑了一下,“但真相如此,我在你屋子里化形成人,这件事已经发生。”

 

说罢,他叹了口气,抬起手臂。

 

一道流光闪过,那条手臂忽地浮出片片梦幻般的银色鳞片,又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待叶修再次定睛看去,那里仍旧是白皙的肌肤,覆盖着下方隐约的血管,是人类的手。

 

叶.无神论物理学者.修,有种世界观被卷到太阳风暴里打散重组再打散十万次的错觉。

 

他张了张口,半天后说:“哦嚯,牛逼。”

 

4.

“哈哈哈哈哈哈!”从始至终淡定走位的年轻男子,终于忍不住笑弯了腰,“没那么夸张,只是小把戏。”

 

叶修扶着墙的手改为扶额:“这位大爷、哦不,大仙,您贵姓?”

 

“喻文州。”对方肃了神情,“说实话我之前不清楚取人类姓名有什么用。但既然你问了,你是第一个知道我名字的人。”

 

叶修在他的眼神里莫名挺直了腰。他想说搞那么正式干嘛,你倒是先告诉哥,第一个获悉妖怪姓名有特殊含义吗?

 

不过腹诽到了嘴边骤然打弯:“喻大仙你好,我是叶修。幸会幸会。”

 

“如果你说的’大仙’是我理解的意思,那不用这样称呼我。”喻文州摇摇头,“我只是天地间自然化形的产物,距离修成仙还很遥远。”

 

“行,我就喊你喻文州了?”叶修登时卸了精神,随意起来,“那你接下来怎么办?什么时候走啊?要不要欢送一下?”总不至于一直待我这儿吧?

 

喻文州好像听见他心声:“可能暂时需要呆你这里。”

 

“什么?”叶修有点崩溃——这么一大麻烦。

 

“我没有人类身份,暂时无法出去确认在人类社会修仙的方式。了解这些需要时间和安全环境,能不能收留我几天?”

 

喻文州说这话时,神情恳切又可怜,配合着他还没擦干的头发,那张清瘦的脸,还有那双润静如沉墨的眼,绝对有强效果加成。

 

因此叶修身体先于理智行动,干脆点了下头:“没问题。”

 

5.

答应完喻文州,叶修后悔不迭。他很快便发现自己的一时心软,究竟换来了多大的麻烦。

 

喻文州超难搞,超级超级难搞。

 

一开始叶修让他先在浴室将就着,等他送走魏琛再出来。被喻文州以“这边潮湿狭隘,人形过夜不舒服”拒绝。

 

叶修又说要么您阳台上呆一会儿,我提前赶了魏琛回头您住客厅如何?喻文州说:“你客厅味道太大,我闻着难受。”

 

“什么味道?”

 

“你晚上进食的残留味道。”喻文州皱着眉,“我已经丢进你们所谓的废物收理袋内,但那股味道依然散不尽。再闻下去我肯定会头疼。”

 

……破案了。叶修心底呵呵,哪有什么田螺姑娘,是被不识货的鱼妖赤裸裸地嫌弃了。

 

6.

洗手间不行,客厅不行,简陋的博士生公寓可只剩下卧室了。但那边此刻正被魏琛当成书房征用。

 

还好叶博士智商够用,他一拍脑袋,“嗨,这样,你跟我来。”

 

喻文州跟着他走到阳台,看着叶修四处张望了一会儿,双手撑住了阳台侧面的栏杆,紧接着……一个跃起,跳进隔壁阳台。

 

“我就猜到这家伙没锁阳台门,”叶修松一口气,“来吧,隔壁这位旅游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你将就将就。”

 

“他平时不爱吃你吃的那个吧?”说话间,喻文州轻松翻过了阳台,动作快得叶修都没看清。

 

叶修想给他跪了:“人有女友带饭,从来不吃泡面。行了鱼大爷,这是最后也是最优的方案,我们别站在阳台看风景聊天了,回头被宿管发现麻烦着呢。”

 

“喻文州。”

 

“……是,喻文州先生,您这边进。”

 

叶修拉开阳台门,喻文州步入客厅,目光转了一圈:“只将就一晚。明天回你那。”

 

叶修搞不懂喻文州究竟为何坚持回到自己的屋子,不过他知道外卖即将送达,万事先放一放:“你别睡,我回去有点事,一会儿找你。”

 

7.

三十分钟后,叶修带着一身酸辣粉味儿从阳台熟练地翻了过来。

 

“不敲门,怕惊动隔壁?”喻文州略沉思便猜透他意图。

 

“没错。”叶修站在阳台门边,“我就不进去了,你来接鱼缸吧。”

 

喻文州走过来,眼里泛起一层比月光还柔和的笑:“谢了。”

 

不知是谢叶修识趣地不进屋散播酸辣粉味儿,抑或感谢叶修抱来鱼缸,总之,他投过来的眼神比刚刚多了些温度。

 

叶修倒没注意这点,他惦记着其他事:“你就不问我为啥抱鱼缸过来?”

 

“我知道。”喻文州放下鱼缸,用指尖拨着里面的水草,神情充满惬意,“你担心我万一变回去,找不到容身之处。”

 

“……有问题吗?”叶修开始怀疑自己自作聪明一场。

 

“哈哈,”喻文州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连笑两声,“你们人类真是有趣。一开始宁死不信,现在却在替我认真考虑。”

 

叶修一愣,双手往兜里一插作势要走,直觉令他不想回话。

 

没想到有人比他更快。喻文州按住了他的肩,力度绝称不上重,但一扯一勾之下,叶修半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更意外的还在后面。

 

一股淡淡的潮湿水气伴随着温热气息拂过他脸颊,下一刻,某种柔软冰凉的事物,贴上了他的唇。

 

从未有过的经历令叶修浑身僵了数秒,直到某个灵活湿漉的东西试图顶开他的唇,让这个吻变得更不单纯,叶修如梦初醒。

 

他瞳孔猛地收缩,动作也粗暴得很——一把将偷袭者推开。

 

“喂……你搞什么?”

 

“补充能量。”喻文州不愠不恼,勾起一个笑,“我刚着急,忘记跟你解释,先让我亲完再说吧——”

 

说着,他抬起手朝空气中招了招。

 

叶修压根看不出喻文州做了什么,却直观地感觉自己不受控制地往对方跟前走去。

 

喻文州的气息再度贴近了他,这一次对方不打算开玩笑,上来就直奔正题——捏着他的下颚,迫使他张开嘴,而后那道游鱼般的舌便钻了进来,勾住他僵硬的舌头,缱绻又激烈地吻起来。

 

叶修当然不可能永远愣着什么都不做,要他接受喻文州是鱼变的人已经接近他认知极限,现在对方说需要能量,而且吸收能量的方式还是跟自己接吻……

 

逻辑推理能力顶尖的叶博士打了个激灵。

 

这事情哪有旖旎浪漫可言。

 

对自己的身体究竟有无坏处更未可知。

 

当然是怎样快速逃离怎样好。

 

叶修一感觉能控制身体,便试图挣扎,然而喻文州幽幽叹了口气,轻轻按住他后脑勺,他的挣扎顿时无济于事。

 

“很快就好,”喻文州衔住他的唇说,“反正我说对你没伤害你也一时半会不会相信。”

 

“……”叶修瞪着他。

 

“换个方式说,”喻文州长长的睫毛缓缓扇动着,视线带着莫名的说服力,“你朋友在隔壁,别惊动人家。你的懂的吧,嗯?”

 

叶博士的初吻就这样老老实实地献了出去。

 

8.

三分钟后。

 

“感谢招待。”喻文州心情很好地拍拍叶修的脸,“你可以走了。”

 

叶修恍恍惚惚地翻回宿舍,还撞见了到客厅找水喝的魏琛,又吓出一身冷汗。

 

还好客厅没开灯,魏琛并未发现他被亲到发红的唇:“老叶你怎么大半夜杵在这,吓死个人!”

 

“抽根烟。”叶修反应很快,摸出打火机,“睡你的。”

 

“现在抽不怕睡不着?”魏琛嘟囔着走回房间。

 

他还真说中了。

 

叶修后来睡在客厅,一晚上跟梦游似地,时不时突然从沙发坐起来,想要翻到隔壁看喻文州还在不在,有没有重新变回鱼,然后望着阳台许久,重新倒了下去。

 

如此折腾的后果就是叶修凌晨5点多便醒了,因为睡眠不足,头疼欲裂痛醒的。

 

他熬到魏琛起床,毫不客气地把人给赶走,等魏琛困惑不解骂骂咧咧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叶修揉着太阳穴出门右转——

 

“砰砰砰。”这次他选择了敲门。

 

“喻文州。”叶修说,“醒着吗?人在吗?活着吗?”

 

三连刚说罢,门“滋啦”地开了。

 

叶修视野里出现了上半身物院T恤,下半身笔直光裸两条大白腿的喻文州。

 

“卧槽——!”这是路人学弟的惊呼。

 

“砰——”“我去你搞什么——”这是被猛地关上的门,还有一脸“求求您省心点”的叶修。

 

9.

三秒后,叶修隔着门听见学弟渐行渐远的自言自语:“我一定是熬夜写论文看错了,王大帅不是带他妹子出去旅游了吗,对我一定是看走眼了……”

 

他转回身,背抵着门,扯扯嘴角:“早。我以为我昨天的梦该醒了,看到你就发现原来我还没醒。”

 

喻文州再次笑得前俯后仰:“是吗?我觉得叶修你比我想象的要镇定。”

 

“打个商量,”叶修说,“下回你把衣服穿好,别逼我总翻阳台。”

 

“嗯不会的。”喻文州答应得很快,不过后半句又令叶修的脸色垮了下去,“不用翻阳台,我现在跟你回去。”

 

哦嚯,昨天那该死的梦境并不是梦境。

 

叶博士感觉自己积攒了二十余年的冷静都要在这短短几天内耗尽,他深吸一口气:“……别急,你让我缓缓。”

 

喻文州点点头,悠悠哉哉地看着他:“你慢慢想。”

 

“你说你是鱼变的。”

 

“对。”

 

“然后你要在我屋子里暂住到找到修仙方法为止。”

 

“没错。”

 

“还有什么来着?”叶修的头又开始疼。

 

“还有这个。”喻文州勾勾唇,走上前揽住他的后脑勺,骤然拉近两人的距离:“你忘了?”

 

叶修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猛退两步,才发现这回喻文州并未使用“法术”控制自己。

 

果不其然,他再抬头,就看见喻文州带着戏谑的笑:“开玩笑的,一天一次就够。你慌什么。”

 

叶修呵呵了:“你先告诉我,补充能量到底是什么意思?”

 

10.

“我也不清楚,”喻文州说,“冥冥中有声音要我找最亲近的人类做这件事,就是你了。”

 

叶修哭笑不得,成为你“最亲近的人类”不是哥想的。

 

喻文州又说:“一开始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但’补充能量’后,浑身的确变得轻盈舒服,脑海也一片清明。说明它的确有用。”

 

“神秘声音说过补充到什么时候吗?或者到某个阶段,下一步,你得换个补充能量的方式?”叶修向命运挣扎中。

 

“暂时没有。”喻文州拍拍他的肩,同情地说,“辛苦你了。”

 

11.

被每天强吻自己一次的人说“辛苦你了”,还真是心情复杂。

 

叶修自由了二十多年,有朝一日突然多了一个束缚,可不是浑身难受。

 

因此从那天开始,叶修除了完成平日里的学术目标外,多了项额外任务:帮助喻文州早日融入人类社会。

 

一开始他教会喻文州如何使用屋内设施、如何借助字典阅读文字。喻文州的学习速度绝对惊人,不到一天扎实掌握多种语言,然后打开了互联网的精彩大门——他每天窝在叶修的小屋里上网冲浪,美曰其名“我要尽可能地了解人类信息。”

 

与他上网学习效率相对的是,喻文州对人类某些生活习惯方面接受得极其缓慢。

 

比如他相当厌恶往身上套衣服,尤其掺杂化纤成分的布料。他最爱叶修的大毛毯,说毛绒绒的蹭着很舒服,甚至完全不介意叶修前一夜还盖过它——有时候叶修一回宿舍,就看见喻文州浑身只裹着这条毛毯趴在沙发上玩PAD,白得晃眼的肩膀和大腿根全露在外面。

 

……他被逼养成了2秒开门关门的技巧。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叶修对自己说。

 

拜喻文州的“不良”习惯所赐,他最近已经连续拒绝了魏琛还有另一位后辈上门打游戏的请求好几次了,但总不能一直拒绝人家吧。

 

再说他跟喻文州并无任何“情谊”可言,纯因机缘混成了同居人。因此叶修这样想,也直接找喻文州摊牌:“你打算什么时候出门?单纯学习比不上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叶博士莫名其妙地委婉了一些。

 

“不用那么冠冕堂皇,我懂你意思。”喻文州笑笑,“我一旦离开这里,你就能恢复学术宅男的无神论生活,找回内心的平静。”

 

“难道不是吗?”生活了一阵子,叶修也被喻文州表面上的永远淡定给感染得很难被激怒,“我想轻轻松松,过不用提心吊胆的日子。”

 

叶博士往阳台外吐了口烟,回过头似笑非笑望着他:“你也是这样想的吧。”

 

不知为何,听见叶修这样说,喻文州并未露出平日里那种“随便你怎么吐槽都行”的表情,他的神色明显波动了一下,叹了口气:“行吧,再缓几天,我跟你出去。”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28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