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叶喻】亲吻鱼变了人依然索吻该如何应对(4)

上一章

1.

说是“再缓两天”,实际足足缓了一星期有余。

 

怪盛夏将近,喻文州理由客观充足——“日头太毒,鱼容易脱水。”

 

叶修懒得跟他辩,耐着性子等,总算等来帝都暴雨季。大雨瓢泼了一整夜,第二日云浓天阴,气温骤凉,喻文州的抗议站不住脚。

 

献完惯例的吻,叶博士总算领着喻文州推开博士生公寓大门,眼廓不禁要闪烁泪光——不必独身走出这栋楼的幸福,竟有朝一日能教他体会到,尽管这幸福不同于一般意义。

 

与激动难抑的叶博士相比,喻文州淡定许多。

 

不过很快,他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我们骑车出行?”破旧的自行车棚边,喻文州驻足更快,饶有兴致一辆辆看过去,“哪一辆是你的?”

 

叶修这才想到他的自行车压根没准备后座——不谈恋爱,怎么可能有这方面需求。他刚要出声表示偏门不远,步行即可,就听喻文州重复问句:“哪辆是你的?钥匙给我,我想试试。”

 

2.

……这个发展不对,又好像是对的。

 

喻文州无师自通蹬着叶修的永久,一脸新奇、稳稳当当行进在公寓后面的小径上。细碎的树影不断掠过他白皙的额头,风里偶尔飘过来几声畅快的轻笑。与他擦肩而过的学生忍不住停下脚步,不单纯被青年温润又活泼的气质吸引,而且困惑——这位新生模样的朋友为何跑来博士生公寓后边骑车玩。

 

叶修就没那么轻松了。作为车主的他,跟在后面跑,渐渐上气不接下气。

 

“喻文州你慢点!”叶修停下来抹汗,头一次琢磨起魏琛建议的合理性——难不成他真落后于时代,该把自行车升级成小电动。

 

“所以,叶修你什么时候升级电动车?”喻文州不知何时停下来,笑着看他。

 

叶修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读心术?!”

 

“哈哈哈哈哈哈!”喻文州一愣,大笑,“你把我想得太神了吧。巧合好吗?”他跳下车,拍拍座位,“坐久不舒服,蹬着费体力,原来我们想到一起去了。”

 

叶修摸摸鼻子,脑中闪过一句“如果坐后座的话不费体力”,脱口而出刹那咽了回去——还好喻文州不会读心术。

 

他心有余悸地想。

 

3.

经此不到500米的骑行,叶修对喻文州的宅属性有了新认知,莫名生起一丝同为“不愿动”人士的惺惺相惜。

 

他俩最后互没出校门,停完车,转去距离最近的教工生活区小超市。

 

小超市是真的小,内衣内裤像是夜市摊位一样随意丢在大推车上。老式吊扇呼啦啦吹,“全部10元”的牌子挂在旁边,啪嗒啪嗒,要掉不掉。

 

喻文州倒是不介意商品摆放的粗糙,走过去认真翻捡。他这么气质温润的男孩子往推车边一站,过道玩手机的大妈忍不住投来探究的眼神,不过到底没有立即招呼,直到——

 

“我买多大的?”大妈收起手机,面露吃惊,似乎想要过来。

 

“你之前穿我的,感觉大了还是小了?”大妈握在掌心的手机差点没掉。

 

4.

还好喻文州领悟力一等一地高,不用再多解释。尴尬被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看着高高兴兴往篮子里放各种衣物的喻文州,叶博士惆怅地吐了口气。

 

这轮出门亏大:别以为他没瞥见看摊大妈一言难尽的眼神。

 

不过他猜喻文州没准也见着了,只是装不知道,甚至在接过大妈提供的满赠小礼物时还微笑了一下,那叫一个春风如沐,活脱脱邻家好孩子。

 

只见大妈嘴唇张了又张,语重心长:“下回……下回你哥不在,不会挑款直接找阿姨!”

 

“谢谢姐。”喻文州不解释叶修身份,乖巧眨眨眼,笑得羞涩腼腆。

 

叶修心累到了极点,一个健步冲上去,抓着他就走——感情若是再交流,叶修怀疑他前脚出超市,后脚关于叶同学奇怪私生活的谣言就会传遍教工区。

 

5.

两人从服饰区绕到生活区,叶修刚能松一口气,喻文州笑到搭住他肩直不起腰:“叶修哈哈哈……你的表情也太有趣了,哈哈哈哈……”

 

叶修噗嗤,声音却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哪比得上鱼老师演技爆炸。”

 

喻文州没计较他用词,语气轻松:“谢谢哥哥带我出门……”说着,他忽然凑到叶修耳边,“我很开心呀。”

 

那温热的鼻息拂过叶修耳畔,居然与之前完全不同,接近常人。

 

叶博士也不知心痒还是心颤,不由自主地绷直背,往后退半步:“……走了,再看看有什么要买的。”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转移话题说得有多生硬。

 

不过喻文州仿佛还沉浸在演技中,笑着应道:“好,我也想给这位好心的哥、哥,嗯,挑点衣服。走吧!”

 

过犹不及,绝对是刻意!

 

叶博士这回实实在在地打了个寒噤。

 

5.

接近正午,收银台只剩一个口,队伍一下拉得很长。

 

叶修无聊地四处打量中,忽然放下篮筐:“你等我一会儿。”

 

说罢,他转身挤出队伍,背影很快消失在货架之后。

 

喻文州盯着篮筐里的新毛毯看得出神,肩膀被人一拍。

 

“喜欢吗?”

 

叶修手里抱着个小盒子,透明的,里面假水草雨花石玻璃拱桥满满当当。

 

喻文州浮现出复杂的神色:“挺好看的。但……”

 

“没必要?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叶修耸耸肩,笑,“万一呢。”

 

万一你又变回了鱼。呆在小空间里,会不会觉得无聊?

 

喻文州沉默了会儿,目光掠过他和叶修两人刚换上的T恤,同一款同一尺寸,买一送一,再定回到小盒子里。

 

他神色不知怎么沉静下来,言语也放软:“好看的,谢谢你。”

 

叶修一对上他视线,感觉被烫了一下,也可能是被冰了一下。刚好收银那边喊:“愣着干嘛,后面等着呢,快点放上来——”

 

他立即转身低下头去拎篮筐。

 

背后穿来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气,叶修当没有听到。

 

6.

回去路上人手一只袋子。气温渐渐升高,也可能是尚未用午餐,谁都没开口说话,就这样安静地走着。

 

直到路过食堂后面,迎面忽然有人喊叶修的名字。

 

“老叶!这个点你居然不在实验室……哟——”

 

魏琛双手插在大裤衩里,拖鞋踢踏踢踏,眉挑得老高,视线在叶修和喻文州两人间飞快地逡巡:“啧,情侣装啊这是……”

 

“表弟。”叶修打断他,简明扼要地介绍。说罢,他径直往前走,两步又停下,回头冲喻文州努嘴:“叫……叔叔。”

 

“我去老叶你这是报复!什么叔叔!哥哥!叫哥哥!”魏琛气得跳脚,“看爷爷这青春靓丽的外型,你真好意思教坏小孩子。”

 

“爷爷好。”被冠以“小孩子”称呼的喻文州羞涩一笑,“表哥,我们走吧。”

 

7.

换做其他人,可能当场气绝倒地。

 

但魏琛是P大老油条级别的角色,他摸摸没剃净胡渣的下巴,眼珠一转,火速跟了上去。

 

“这位叶表弟,什么时候来的啊?你哥太不够意思了,都不喊我出来见见,我和老叶什么关系,亲如兄弟啊,那他弟就是我弟!别见外,叫声哥哥呗?”

 

魏琛揽住喻文州的肩,亲热地套近乎。


这一幕让叶修奇怪地多看了两眼——

 

别看他俩关系好到没洗干净的T恤换着穿,那也只是因科研实力惺惺相惜培养出的铁杆友情。平日,真实的魏琛是系里最高冷的那个。讨厌不熟的后辈套磁,讨厌任何不必要的身体接触。就更别提对着没见过的陌生人勾肩搭背、主动示好。

 

因此见魏琛这会儿毫不避嫌地拖着喻文州嘘寒问暖,只几分钟功夫,话题已从问名字发展到“喜欢吃什么口味的泡面?”,叶修心中的警报越拉越高——事出反常,必有蹊跷。

 

他大步跨过去,勾住喻文州的肩,不着痕迹挡开魏琛的手:“魏爷爷最近熬夜写论文,不唠嗑了,放他回去补觉。”

 

殊不知,他越阻止魏琛接触喻文州,魏琛心中越觉得其中有鬼。

 

叶修这护眼珠似的态度……可不像护着“表弟”。何况,老叶不是交代过自家三代单传,直到他自己这代,才出了个双胞胎弟弟吗?

 

就叶修平日里跟双胞胎弟弟打电话的语气,那是没有现在这柔声细语万分之一的亲切。

 

他魏琛要真傻到当人家是“表弟”,那他这二十多年可不是白活了?

 

因此他坚定无视了叶修的各种眼刀,各类暗示,将“牛皮糖”的功力发挥到极点,最后成功地跟这两人吃了顿午饭。

 

——还刷了叶修的学生卡,赚大发了!

 

席间,叶修端着饭碗慢慢咀嚼。

 

喻文州端饭碗的姿势和叶修很像,仿佛的确有血缘关系。 

 

魏琛观察着,全程假装叶修不存在,积极殷勤地跟喻文州聊天,给对方拨自己饭碗里的肉。

 

不过强烈的求生欲让他余光一直没脱离叶修,发现对方气场在杀气腾腾和目瞪口呆中切换,心情愈发爽快。

 

当叶修黑化度快接近临界值时,魏琛笑咪咪放下筷子,伸了个懒腰:“哎老夫对文州是一见如故啊,一时不察,饭都多吃了三碗,撑到爆炸。”

 

叶修磨了下牙。

 

喻文州笑着说:“学长夸张了。”

 

听见称呼从爷爷转向“学长”,叶修咔嚓咔嚓咬断了一根西兰花。

 

魏琛一看手机,拍大腿:“危险,差点聊过上课点。”

 

叶修:“快滚吧你。”

 

魏琛站起来,端起餐盘:“老叶你这个冷心绝情的男银,伤透老夫心。文州可千万不要学他。”

 

“表哥爱开玩笑。学长别往心里去。”喻文州继续笑。

 

“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文州你面子上,饶过他!”魏琛摆摆手,“今天估计来不及,下回欢迎蹭课,哥哥给你留个最佳位置!”

 

西兰花扔中脑袋前,魏琛逃跑成功。

 

“听他逼逼,都是废话。”叶修将最后一颗完整的西兰花放进喻文州碗里,“吃这个,补充营养。”

 

“其实我更喜欢这个。”喻文州从叶修碗里夹走最后一块白斩鸡,对上叶修不可置信的表情:“很惊讶吗?你们人类的神话里没写鱼不能吃鸡吧?”

 

叶修沉思中。

 

“哦对。”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吐掉骨头,“魏学长说的蹭课是什么意思?我有点好奇。”

 

8.

叶修没有理由阻止喻文州蹭课,但可以阻止喻文州去蹭魏琛的课。

 

“我们带的都是研究生班,属于人类学识中偏深奥一类,你可能接受起来有难度。听不懂,就跟我打手势,我讲浅显一点。”

 

喻文州点点头:“表哥,你人真好。”

 

叶修倒着热水的手一抖,差点浇手背上。

 

这条鱼角色扮演玩上瘾了。

 

也好,一直演着,不容易露陷。叶修很想得通地自我安慰道。

 

9.

叶修以为他考虑得够周密,偏偏漏掉某一点——

 

蹭课第一天,喻文州收到前所未有的热切欢迎。

 

女生们围着他,眼中闪耀着母爱。

 

“弟弟叫什么名字?”

 

“弟弟读大学了吗?”

 

“弟弟皮肤真好,平时怎么保养的呀?”

 

这都不是最令叶修头疼的。最头疼的是,喻文州的表演天赋不请自来。

 

“我叫喻文州^^。”

 

“今年……大一。”

 

“不挑食的,表哥给我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嗯,叶修助教就是我表哥。”

 

每一句都带着小幅度的点头,恰到好处的微笑,异常尊重又无比真诚羞涩的视线相接。

 

没多久,叶修只能听见一群少女们兴奋地叽叽喳喳——“啊啊啊啊笑起来太温柔了吧!”“以后只来理院听课好不好!”“好漂亮好乖啊!”“文州弟弟你有QQ吗?”“我可以留你微信吗?”

 

铃声响了。

 

叶助教开好PPT,双手撑讲台,面无表情与班上男生交接眼神:哥能怎么办?哥也很绝望。

 

——按照人类社会的标准,喻文州的确长得不是一般的好看。

 

10.

“但这是哥的锅吗?”叶修郁闷地给自己多点了个菜,“理院这帮女汉子,平日敢和老魏拍桌,今天变脸变得比光速还快。”

 

回忆起那温柔小意的模样,叶助教瑟瑟发抖。

 

对面的魏琛忍不住拍桌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怪你怪谁!”魏琛趁火打劫,夹走一颗四喜丸子,“这不明摆着吗?我第一眼见到文州弟弟就这样觉得了!”

 

“呵呵。马后炮。”叶修抢回一块排骨,送魏琛白眼两颗。

 

“那个,”喻文州适时打断,困惑地问,“按照人类标准,我表哥应该也算很……帅吧?为什么大家看到他好像没那么……嗯,激动?”

 

“……”

 

“……”

 

古怪的沉默持续10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问题问得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琛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在叶修磨刀霍霍的眼神里,魏琛一捋不存在的胡须,笑得意味深长:“此事~说来话长。”

 

叶修毫不留劲,狠踢他一脚。

 

“……!”魏琛痛得自打脸,“也可以说来话短。”

 

“嗯嗯?”喻文州好学生模样地托着腮,“没事,长短我都听着,学长你说。”

 

“老夫短着说吧,”魏琛揉膝盖,龇牙咧嘴吐气,“脸好有什么用。性格糟糕,冷冰冰,不解风情,一张嘴怼不死人。”他顿了顿,起身抓起笔记本包和餐盘,冲喻文州挤眉弄眼,“而且看起来不喜欢女人!”

 

鸡骨头扔中脑袋前,魏琛再一次成功逃跑。

 

11.

“不喜欢女人?”喻文州转过脸来看叶修,眼里都是兴味。

 

叶修差点把鸡骨头呛进食管。

 

“不是不喜欢女人。”他科学严谨地纠正道,“是对迄今为止接触过的女性没兴趣。”

 

喻文州若有所思“哦”了声,开始慢吞吞挑碗里的菜。

 

等两人吃完,天也黑了,叶修带着喻文州抄近路。树木浓密,天色晦暗间,喻文州突然开口:“我查过你们人类的婚恋风俗。”

 

叶修本来思考着论文数据呢,一个趔趄差点撞到树上:“什么?”

 

喻文州冷静地说:“你作为男性,不喜欢女人似乎会给自己引来许多麻烦,为什么允许魏琛在公开场合谈论?”

 

叶修心底一暖,初次涌起“这鱼没白养”的感触。他好心情地解释道:“不能反驳。”

 

喻文州问:“为什么?”

 

叶修说:“反驳反而会被当真。”

 

喻文州没说话。

 

天色又暗了一点。

 

叶修彻底看不见喻文州。

 

他只好揣测想象对方的表情,不由得乐了:“我说喻文州,你吓着了?人类的心理是不是挺复杂?”

 

“叶修你挺懂的。”喻文州答非所问。

 

“咳,懂而已,不代表哥也想过得弯弯绕绕。”

 

“我知道,你想过轻松愉快的生活。”喻文州的声音轻得像一团雾。

 

恰好这时,一阵喧闹声盖过来,叶修半个字都没听清。

 

他干脆把整个脑袋凑过去:“你刚说什么来着?”

 

后一刻,叶修没听见喻文州回答,听见其他人小声说话:“喂喂喂,看——那边是两个男人?”

 

诡秘又好懂的兴奋。

 

四周太安静了,尽管那个声音压得极轻,但叶修和喻文州听得清清楚楚。

 

紧跟着一阵窸窸窣窣,飞快地远去,消失。

 

叶修心底咯噔一声。

 

不知为何,刚刚最后看到喻文州冷静说着“会给自己引来麻烦”的表情,刷地浮上来,叶修心头飘过诸多抓不住的念头,身体几乎是下意识地闪躲,结果脚跟一磕,向后仰倒。

 

有一只微凉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电光火石一瞬后,叶修总算被身后的树干给撑住,不至于摔得很难看。

 

他刚松一口气,下一秒,一具温热的身体直直撞入怀中,嘴唇也遭到了袭击。

 

“唔——”

 

喻文州飞快退了退,勉强站住。

 

叶修一舔唇,有血。再一舔,不对劲,破皮的不是自己,那是——

 

“对不起啊文州,严重不……”叶修伸手去找人,“唔!”

 

柔软的唇堵上了他的。舌尖暧昧卷过沾血的唇面,唾液一下将血腥味化开,随着熟悉的探索节奏,带起比普通的舌吻百倍的刺激暧昧。

 

叶修脑内宛若刚炸了一颗原子弹,铺天盖地的空白。等他再推开喻文州,心头猛地一跳。

 

糟糕!

 

眼前不知怎么有了光线,他看见喻文州满足地冲自己笑,翘起的嘴角有个伤口,红得很润的唇一张一合:“没事,今天差点忘记这茬,正好补一下。”

 

说着他重新俯身,越靠越近。

 

湿润温暖的气息拂向自己。

 

叶修怔愣着没动。

 

他不知道喻文州究竟知不知道,背后有个他们熟悉的人正一脸震惊地望过来。

 

“老、老叶……”魏琛终于忍不住,“你们在干什么?”


TBC


评论 ( 19 )
热度 ( 134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