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叶喻】亲吻鱼变了人依然索吻该如何应对(5)

上一章

1.

“你什么都没看到。”叶修声音冷静无比。

 

魏琛看看叶修,再看看喻文州。

 

魏琛挠了挠头:“嗨,我刚看到了什么?”

 

“今晚月色不错。”叶修头都不抬。

 

魏琛点点头:“天风干冽,云疏月朗,老夫掐指一算,正是钻研学术的好时候。”

 

“你可以走了。”叶修神色不变。

 

“那个——”喻文州松开叶修。

 

“安静。”“别说话。”叶魏两人同时阻止。

 

魏琛走了。

 

很快消失在层层密密的树影中。

 

等喻文州跟着叶修离开小径,他下意识抬头,天上挤满了大团的云,遮得半点月光都找不着。

 

2.

叶修推门后没立即开灯,先去摸玄关的打火机,喻文州安静地等在门口。

 

或许是看不见月亮的缘故,屋里所有物体都蒙着层明显的阴影,包括叶修的侧脸。

 

那半边的轮廓被勾得更深邃,美中不足是眉间心事重重。

 

喻文州出神地想,按照人类标准,是很帅啊。

 

叶修走了两步,折回来看他:“愣着干嘛,看星星看月亮?”

 

“月亮不见了。”喻文州慢慢答,“看你。”

 

叶修刚点了支烟,吸了半口呛到猛咳。

 

喻文州阖上门走过来帮他顺气:“说了别在鱼面前吸烟。”

 

叶修反常地看了他一眼,没接话,径直拉开了阳台门。

 

阳台门关上。

 

喻文州盯着那点若有若无的烟气,神色恍惚,很久后叹了口气。

 

3.

尴尬仍在持续。

 

叶修抽完了烟,回去赶一篇研究报告,半天没和喻文州说话。

 

等他不得不推开洗手间,神思不属间,水声哗哗,湿气氤氲。

 

叶修心咯噔一声,慢慢撤回手,看似镇定地把门阖上。

 

里面传来喻文州清冷平静的声线:“你退什么?”

 

“不方便,你先洗澡。”叶修答非所问。

 

喻文州回:“前天装了浴帘。你忘记了?”

 

叶修:“哦对,我忘了。”

 

虽然这么说,叶修也没重新推开门,反而转身要走。

 

喻文州的声音适时响起:“因为今天的事情,你觉得尴尬?”

 

叶修无奈:“修仙的鱼想那么多,没必要吧?”

 

喻文州的声音带了点笑:“不是,呵呵,我突然有点发现。”

 

叶修:“发现什么?”

 

喻文州说:“你在逐渐接受我的人类身份,进而意识到我是个男人,所以生出了介意?”

 

叶修没说话。

 

喻文州笑声更明显:“叶修你是不是傻了。我是妖怪,我会消失。我永远不会成为你们的同类。”

 

叶修叹了口气:“没你讲得那么深奥,哥一时有点尴尬罢。”

 

说罢,像是怕里面的人不理解,又补充一句:“看到老魏也尴尬。和认知无关,是本能的回避。”

 

水声隐约,换成喻文州没说话。

 

叶修抬起手,仿佛要按上门把手,又很快撤回。他说:“放心,我对你怎么可能有那方面的心思。”

 

4.

第二天,叶修在床上醒来,看到铺在地板上的床垫已经被收起。

 

叶修哈欠连天地走到客厅,喻文州趴在沙发玩水果消消乐。

 

见到叶修,喻文州露出一个无事发生的笑容:“早”。

 

叶修怔了怔,揉揉眼。

 

“怎么了?”喻文州托着腮。

 

叶修说:“没什么,今天太阳有点大。”

 

5.

吃完早饭,喻文州又去蹭课。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去,就算叶修不领着他,他对那栋教学楼的内部结构也够熟门熟路。

 

位置更不用担心,早有爱心师姐帮忙留着。

 

今天也一样,叶助教手指扣了扣桌面,喻文州赶紧冲后排那群明显上过妆的师姐们回以柔和的笑,而后乖乖坐下。

 

今天有点不一样。叶助教讲课讲到半路,正牌老师——物院院长抱着杯茶慢悠悠地推开了门。

 

“老板您来——”叶修如释重负全写在脸上,恨不得对方一点头就丢下激光笔逃跑。

 

老头子哪里不懂他什么性格:“哎呀,继续,继续嘛。不要因为我影响了教学节奏。”

 

叶修磨了磨牙,把PPT切到下一页。

 

喻文州坐在前排,听见叶修极其小声地“靠”了一句,被吃瘪的叶博士戳中笑点。忍不住趴在课桌上闷笑起来。

 

叶修表面不愠不恼,瞥过喻文州的几眼都是凉的,带着气的。

 

他俩看似隐秘的互动,被一旁听课的老头子瞧了个一清二楚。

 

他虽然一幅闲散做派,教学任务动不动推给叶修,实际对班上的学生情况摸得十分透彻。喻文州这样一幅好面孔兼生面孔夹在一群老油条里,他又怎忍得住不多看两眼。

 

等下课铃响,喻文州一回头,老头子已笑眯眯坐在身边。

 

“小伙子多大啦?”

 

“19。”喻文州毫不慌张,礼貌微笑,“老师好!”

 

6.

叶修有点心累。

 

这老头子十天半个月不出现也罢,一出现立马盯上了喻文州这个大麻烦鱼。两个麻烦碰撞,压根不知道会有什么更糟心的化学反应。

 

他干脆拖了张椅子,走到喻文州旁边坐下,支着脑袋看着两人到底能聊出个什么花儿来。

 

老头子忍俊不禁中。自家大弟子以为给出警告,实际更像在护崽,太好玩了。

 

他本只是有点点的玩心瞬间蹿得老高,当真仔仔细细盘问起喻文州来。

 

这一盘问可不得了。从开场不卑不亢的闲聊,到之后涉及学术问题,喻文州竟对答如流,偶尔提出的新构想虽显生涩,但活力和创意兼具。

 

老头子眼里的亮光都要溢出来,满心喜悦,断定自己发现了一匹千里马,千金难觅的潜力股。

 

老头子站了起来,注视着喻文州:“老夫已经很久没收研究生,实际上叶修正是老夫的关门弟子,但今天……今天不知是否有这个荣幸,破一次例!”

 

叶修冷汗都下来了:“老头子你搞清楚状况啊,人家喻文州今年才大一。”

 

老头子转身怒瞪他,声如洪钟:“先预定了!等到了岁数再考不就成了吗?”

 

你这是耍赖!叶修腹诽着,转过脸表示随你高兴。

 

老头子立马恢复了慈祥和煦的微笑:“小伙子,别担心你表哥想法,学术路上关键的是本心。”他循循善诱地放缓了语气:“所以你听完了老夫的建议……怎么想?”

 

“荣幸之至。”喻文州笑着答。

 

7.

“你疯了吗?”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叶修忍了忍,压低声音,“别看老爷子慈眉善目,手段可狠了,而且比我还唯物主义。回头一查你情况……”

 

“我清醒得很。”喻文州打断他,“我不具备人类身份,连所谓大一新生的身份也只是个幌子,无非是随口应承,让老人高兴一下,怎么可能真的读下去?”

 

他抬眼,没有情绪的视线对上叶修的。叶修心口蓦地一跳:“那你也没必要——”

 

喻文州忽地笑:“你别担心我。我心里有数,总有一天要离开。这人间繁华,红尘喧闹,浅尝辄止,与我何干。”

 

叶修胸口堵着几句话,翻上来又咽下去,久久没有回他。

 

喻文州仿佛没注意到他的纠结,继续笑着说:“不过我最近倒有个新发现。”

 

好熟悉的转折,叶修想。

 

“什么发现?”他回得和上次一样。

 

喻文州说:“发现你为什么宁可不谈恋爱,也要一门心思搞学术了。”

 

叶修一怔,心思电转:“是吧,学术挺有意思的。”

 

“嗯。”喻文州认真点了点头。

 

叶修心头蓦地一软,一声叹息:“你若是有兴趣,我私下可以给你开小灶,系统地讲一讲。所以你想先听哪方面的?”

 

8.

魏琛最近在图书馆门口撞见喻文州的频率变高了。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的是,他身旁跟着叶修——不然怎么过得了门禁。

 

魏琛迎上对方坦然的目光,愈发觉得那天晚上像场幻觉。

 

“学长中午好,自习结束了吗?”看,这样清澈的眼神,和当时那幽深晦暗的目光,又有哪一分肖似?

 

魏琛拍拍对方的肩:“老了老了,看不动书,实验室去了,拜拜。”

 

不知为何,叶修在旁边从未说话,好像被他忽略得彻底。因此魏琛屡次错过叶修复杂探究的视线。

 

9.

带喻文州去图书馆是没什么风险的——至少一开始叶修这样认为。

 

他轻松得很,只多出两桩任务——给喻文州找合适的书,偶尔对方不懂的时候,帮忙解释一下。

 

时间久了,叶修渐渐发现喻文州状况出了点异样。

 

对方的精神头好像不太对劲。

 

起先是用书掩着,小口小口打哈欠,被自己发现还会挺不好意思地笑。

 

后来三天里有一天,喻文州会突然睡着。而且睡得愈发沉。从“头撞到桌子会醒来”,到“一头栽倒后仍继续睡”,怎么看都不像没大碍的样子。

 

叶修极聪明,思虑也极重,他观察了有一阵子,都没有与喻文州直接点破。

 

“不要去管。”叶修对自己说,“顺其自然。”

 

但他低估自己挡不住的忧心,像是杂草一样,疯狂地在内心蔓延。

 

有一日,喻文州又毫无征兆地趴在桌上睡着。

 

叶修假装没发现,继续看了会儿书,没多久便发现自己一行字都没能入脑。

 

叶修叹口气,挪开覆着喻文州的那本书,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后脑勺。

 

喻文州毫无反应。

 

叶修盯着他许久,久到终于做完了某样决定。

 

叶修将喻文州的脸转到自己这边来,俯下身去。

 

10.

之后两日,喻文州的犯困情形似乎有了好转。

 

荒唐的“办法”起作用了?——叶修跟自己说——那就不是绝对的荒唐。

 

后来又发生了几次,叶修趁喻文州不在,偷偷“帮忙”的状况。

 

直到某一天,叶修已经没之前那么纠结,俯下身的动作也干脆许多。

 

然而正是在这一刻,喻文州长长的睫毛忽地扇了扇,随即掀开了眼。

 

11.

预想中的尴尬并未发生。

 

叶修声音还算镇定,解释完“帮你补充能量”后,喻文州神色平静得像未名湖水一般,他淡淡地说:“麻烦你了。”

 

之后他提了个学术问题,叶修解答,继续各自看书,去吃晚餐,洗漱……好像一切如常。

 

直到睡前,喻文州已经躺下,又突然坐起来:“叶修,你醒着吗?”

 

叶修转了个身,看不清表情:“嗯。有事?”

 

喻文州的表情同样掩在夜色里,朦胧不明:“忘了要说的事。睡吧,晚安。”

 

“晚安。”

 

喻文州忍住没说的是,叶修这个办法根本不管用,而他所谓的“情况好转”,只不过是他强打精神撑着的结果。

 

长期寻不到修仙的法门,精力衰退不可避免,这方小天地,可能也呆不久了。

 

“我要什么时候离开呢?”喻文州按着心口,问自己,脸上是他自己也看不见的茫然。

 

12.

次日早餐时,喻文州突然对叶修说:“下次你要“帮助”我,就光明正大地来,不用担心我醒来。”

 

叶修一口豆浆噎在喉咙里,差点没喘过气。

 

喻文州眉眼弯如新月,笑意也像云过新月般,虚实难辨:“你们人类有句话,救妖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叶修看了眼他,把“是救人一命”咽了下去,点点头。

 

13.

有了喻文州的劝说,叶修再一次“出手”时,内心有了种膨胀的坦荡。

 

“救妖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对自己说。

 

等他抬起头来,眼前是神情复杂得一批的魏琛。

 

他们对视了不知多久,仿佛心思都用来观察对方的表情变化,因此都没发现喻文州这回没有醒来。

 

14.

那天晚上刚好有个联合课题,魏琛的组和叶修的组一道。

 

说难也不难,但数据收集是关联的,一边没搞定,另一边就得等着。

 

这天魏琛一反常态地低效,磨到后面,叶修气到没脾气,挥挥手让所有人先走。

 

“你什么毛病?”叶修关上门,似笑非笑。

 

“看数据啊,仔细点总没错。”魏琛吊儿郎当地敲敲烟屁股,“叶老板看不下去,不来搭把手吗?”

 

“够了。”叶修神色倏然森冷,“你拐弯抹角有意思吗?”

 

魏琛一愣,面露严肃:“你那表弟,呵呵,也不是真表弟吧。”

 

叶修挑挑眉:“管你什么事。”

 

魏琛深深望着他:“别怪我多管闲事,你最近太不对劲。”他叹了口气,语速放慢,“你是个聪明人,已经有打算了吧?”

 

出乎他意料,叶修说:“我不知道。”

 

魏琛结结实实被吓了一跳,引以为傲的逻辑和秩序抛掉了一半,语序混乱——

 

“你要是真喜欢,”魏琛说,“真喜欢就是你真的喜欢他,啊要是他也喜欢你,没错,就是你俩得看对眼,懂我意思不,双箭头,你爱他他爱你……”

 

“然后呢?”叶修打断他。

 

魏琛张了张口,困惑于叶修这当口还波澜不惊的态度:“就……就在一起啊!俩大男人!有什么纠结的!真表弟也没关系,我们做学术的还管……”

 

叶修再次打断他:“不可能。”

 

魏琛:“哈?”

 

“不可能在一起。我俩没可能。”叶修声音不仅和冬天未名湖的湖面一样冷,也一样坚硬。

 

一门之隔,喻文州放下正要推门的手,勾起唇,眼底却没笑意。

 

“是啊,没错。”他小声说。


TBC

评论 ( 19 )
热度 ( 119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