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叶喻】亲吻鱼变了人依然索吻该如何应对(6)

上一章

1.

实验室那晚,魏琛想留叶修问清楚是真,消极怠工也不假。

 

发现还剩一大堆数据没跑完时,叶修恨不得把魏琛丢进加速器里跑个十趟八趟,让他的脑子好好分解几回再彻底重构。

 

气完,事情还得做。

 

叶修将键盘敲得格外用力,偶尔抬眼,那眼神自带刀锋,剐得魏琛心惊肉跳。两个人奋战至半夜,好赖磨出个能交差的结果。

 

把收尾工作丢给自知理亏的魏琛,叶修起来伸懒腰,准备走。

 

他转身时,缺了半边的明月静静对着他。

 

不知为何,这月晕冷冷,勾线似人眉目,让叶修忽地想到某个人,不,某个妖的眼。

 

没来由心虚几分。

 

他再摸出手机,发现此刻已过凌晨三点。叶修头一次有了“被等待”的奇异感受,说不上愧疚多还是莫名的高兴多。总之他下意识想给喻文州发消息,记起那条鱼没手机没微信,又坦然地将手机揣回兜里。

 

2.

他回宿舍时,喻文州侧身半蜷,缩在床边地上,怀里是那条空调毯。

 

他睡得很熟,或者说看上去睡得很熟。

 

叶修轻手轻脚绕过去,躺下却没睡着。他盯着喻文州微微起伏的胸口,思考妖怪化为人形后拥有和人类相似作息的科学依据,然后猛晃脑袋——简直胡思乱想,已是“怪力乱神”的范畴,又怎能用科学框架去解释。

 

困顿疲惫间,好似有一缕月光化成清风拂上额角,又仿佛有人悄声叹息于耳畔。叶修的意识瞬间坍塌断电,清风里,叹息里,直直坠入夜的最深处。

 

他不知道,有一双眼,正静静看着他,沉默中蕴藏千言万语。

 

3.

次日,叶修并非在盛夏过于耀眼的晨光里自然醒转,而是被一种人为的打扰硬生生揪出梦境。

 

有什么一下又一下地戳着脸颊,目的昭然若揭。

 

“……喻文州。”叶修掀起沉重的眼皮,“你无聊不无聊。”

 

“不是’幼稚不幼稚’?”

 

晨光打向床边趴着的年轻男子。因为叶修挡住了光的来路,他只有头顶部分被照亮。几根凌乱的头发翘起,配合无辜的眨眼,俏皮得让人想要伸手去搓他脑袋。

 

叶修搁被子里的手腕微微一动。

 

他猛地闭上眼,压住脑海中瞬起的诧异——这幕场景,为何会有强烈的似曾相识感?

 

“早安叶修。没睡够吗?你一脸很困的样子。”喻文州仿佛没发现异样,轻快地打趣他,“请问表哥需要我帮忙去食堂买早饭吗?”

 

说着,他收回戳叶修脸颊的那只手,改为支着脑袋看他。

 

叶修没有说话。

 

喻文州调侃的认真表情只保持了极短时间,很快忍不住弯弯眉笑起来:“看来你真的很困,不逗你了。”

 

他作遗憾状垂眸,正欲起身,手腕突然被一股力道拽向了床。

 

平衡丧失,喻文州刚撑起到半路的身子,陡然一晃,摔进……叶修怀里。

 

4.

诧异对诧异。

 

没错,拽人的比被拽的更吃惊。

 

叶修完全想不到自己会做出这般举动。他内心惊天波澜一浪高过一浪,表现在外,就是他此刻虽然松开了手,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除了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喻文州。

 

喻文州的反应比叶修快很多。

 

他往后挪了挪,等于从叶修身上撤下来,不过没有再退一步的打算。

 

两个人不知不觉间变成侧躺对视的状态,而且非常接近,大口呼气能吹起头发的那种。

 

这个距离里,喻文州忽地笑了。

 

淡淡的,包含无奈和征询的笑,顺着微微上挑的眼尾,就这样轻飘飘地送过来。

 

叶修的理智和不多的某方面经验骤然拉响警报——这种场合,这种神态,无一不指向某个词——

 

调情。

 

然而人类标准不能轻易套到喻文州身上。叶修永远无法猜出他每个举动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意识到矛盾所在,叶修浑身血液不受控制地倒流,无名火倒是逆着向外烧了个透。

 

这把火推着他做下第二样让自己不解的操作——

 

叶修突然抬起喻文州的下巴,俯身过去,吻住了他。

 

5.

叶修亲上去时脑海是空白的,但双唇贴合,熟悉的舒服感瞬间蔓延后,他便多出一缕念头——“既然亲都亲了,那就亲够本”,可以说相当霸道。

 

没错,光明正大的霸道。

 

无人能预测一个吻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喻文州被压在床单、毯子和叶修的间隙,他试过扭头躲避,但没有太多挣扎的余地。很快,连他勾着对方后脑勺的手都逐渐失去力度,因为堪称激烈的亲吻已经夺取他大部分注意力,以至于他半天才能勉强将手指插入叶修的头发里。

 

期间喻文州又尝试过几次退避,他半阖着眼,似抗议地盯着叶修,脖子也往后缩,或许是他头一回在接吻中想要退开。然而他失败了。

 

每一次挣扎,换来叶修以不容拒绝的力度捏住他下巴,然后再次衔住了唇。

 

他终于放弃做无用功,开始和往常一样,身心放松享受接吻的过程。

 

凉和热两种气息无碍地交融着,叶修的手指无意识地在喻文州头皮上来回摩挲,带着薄茧的拇指指腹则一遍遍从耳侧带到鬓角,将那片皮肤擦得隐隐生热——正如他无意识对叶修做的一样。

 

不知为何,明明是个绵长又强势、能充分驱散年轻男性晨间燥热的吻,到后期两人舌头还勾缠着,叶修胸口却被不请自来的烦闷的情绪给堵上。

 

太熟悉了——

 

为什么会这样熟悉——

 

叶修品着再度光临的,陌生且浓郁的,“似曾相识”,渐生苦恼。

 

明明开头的是他,到最后实在无法继续。

 

与此同时,喻文州觉察到他的走神。

 

“你今天怎么……特别主动?”

 

他本想直接问“叶修你怎么了?”,一对上叶修那双幽深复杂的眼,鬼使神差地收了回去。

 

6.

气氛霎时转向严肃,方才暗暗浮动的一丝旖旎消散无踪。

 

“反正总归要做的事,早点做掉而已,有什么问题?”叶修一怔,松开喻文州变回仰躺的姿势,手往脑后一插。

 

这话逗笑了喻文州。

 

他视线在叶修脸上转了又转,忍不住抬起手背掩住自己的下半张脸——虽然第一次非常不想在叶修面前掩饰自己的情绪,但……还是决定给对方留点面子。

 

他闷闷地笑了很久,笑完他说:“噢,说起来时间好像也比之前要长?”

 

没等叶修解释什么,他自言自语补充:“我知道了,表哥今天大发善心,决定给表弟多补充一点能量。”

 

7.

叶修一幅见了鬼的表情转过头:“啧,哥的好意叫你发现了。”

 

话音刚落,喻文州忽地欺身过来,两人唇和唇的距离只有不到1公分。

 

他注视着叶修,一个字一个字缓缓地吐:“所以你肯定不介意……再多帮忙一下?”

 

叶修往后一仰,脑袋磕上墙壁,痛得呲牙列嘴。

 

“哈哈哈哈哈哈哈逗你的,”喻文州笑得不住抹泪,“今天的份早够了!”

 

“……”叶博士面无表情下床,径直往门外走去。

 

居然差点就被骗了——这鱼比想象中还厚脸皮。

 

8.

后来两人洗漱、吃早饭,倒无甚异状。按照计划,这天叶修上午没课,应该带喻文州泡图书馆。

 

两人在玄关换鞋时,叶修手机收到老板的短信。说临时有个急活。

 

并不是绝对无法推拒,但推了肯定伤面子。

 

叶修这一踟蹰,眼神里的犹豫多少露出几分。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重新换成了拖鞋。

 

“你……”

 

“去吧,我呆屋里看书,刚好前天那本还没看完。”

 

叶修却意外地没很快点头,而且下意识地回看了他一眼。

 

9.

其实搁没发现喻文州白天会昏睡的毛病前,叶修绝不会迟疑。

 

然而现在状况不明,解决方案也不明,唯一线索指向“中途补充能量有效”,叶修心中的犹豫便愈发浓重。尽管他告诉自己这是为人的基本责任感作祟,忽视掉,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喻文州也不会怪他——他没有立场和理由怪自己。

 

但……

 

“你跟我一起去。”叶修思考结果,竟然是这个。

 

“你出去办事带我多此一举。想什么呢?你不在我还自由点,快走快走。”喻文州一愣,赶紧把他往外推。

 

叶修想打人。

 

“你担心自己不在我会突然昏睡?刚刚谁压着我亲了那么久?啧,能量都快溢出来了。这就不认了么?”

 

叶修很想打人。

 

“哟别打我别打我。”喻文州夸张地往后退一步,耸耸肩,话锋一转,“放心,说起来叶修你从来没想过,论岁数我可比你大了不少,被一个小家伙给担心,我还要不要面——”

 

“砰!”叶修出门,关门,一气呵成。

 

喻文州刚要松口气,忽然听到门被敲了三下。

 

“喻文州,”叶修的声音困惑中带着冷凝,“我没什么时间,别开玩笑了。”

 

“你说。”

 

“能量补充不存在上限吗?如果今天补充的量超过了一天所需,之前又为何必须每天一次?不可以一步到位?”

 

门背后,喻文州瞳孔猛地收缩,手握紧又松开。

 

不过他反应依然迅速,唇角勾起,一开口就是充满说服力的轻快语调:“你猜的也没错,是存在上限的,所以原本我才强调必须一日一次。不过修炼法门千千万万,恰好最近我学习了某种存储多余能量的法术——尽管只是初级,但效果很明显——你之前帮忙过几次,不也亲眼所见吗?”

 

“但是——”

 

乍听没破绽,但或许因为喻文州的陈述实在太赘繁,不符合他平日风格,反而令叶修品出一丝不对。他下意识要反驳,门啪地开了。

 

“若你还不放心,”喻文州笑意盈盈,忽然伸出手,一把将他拖进门里,“再来一次。”

 

10.

与早晨的状况相反,这回主动的是喻文州。两人身高相差无几,因此喻文州很轻易地就把叶修摁在了门后。

 

叶修刚皱起眉,他似乎不满叶修那副表情,干脆低声警告道:“别动。”

 

叶修竟然真没动。

 

喻文州满意地凑过去,舔了舔他的唇,而后伸出一点舌尖,熟门熟路撬开叶修的牙关,勾出对方的舌。

 

这个吻很快变得温情又理所当然。

 

以至于它结束了好几秒后,叶修才恍惚地看见喻文州在笑。

 

两人鼻尖擦着鼻尖,喻文州的声音仿佛含着棉花糖般轻盈柔软:“谢啦。这回绝对没问题。记得早点回来。”

 

11.

直到叶修走出宿舍,被盛夏的阳光照了个满头,才忽地浑身一僵——这个场景怎么想都像苏沐橙最喜欢的那种狗血偶像剧,还是最不走心的那种剧本。

 

然而从头到尾,自己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愿,无比自然地投入其中。

 

叶修一个激灵。

 

又想起自己前夜对魏琛说的话。

 

所谓不屑一顾,所谓轻描淡写,配合方才那一幕,瞬间化成无形的巴掌,狠狠打在自己脸上。

 

“喻文州不懂。”叶修眼神发冷,自言自语,“你也不懂?”

 

“你怎么可能不懂?”

 

12.

与叶修的迷茫、痛苦、自我否定相反,喻文州至始至终清醒无比。

 

叶修走后,他身体摇晃几下,抓到沙发才勉强支撑住。

 

喻文州把视线投向制氧机嘟嘟冒着泡的鱼缸——叶修临时不能陪自己,也不是坏事。

 

至少他可以背着对方,矫情地脆弱一下,然后偷偷恢复一下。

 

等眩晕过去,他挺起背脊,朝鱼缸方向走去。

 

然而两步之后,他忽然定住脚步。

 

“不好意思,差点忘了你还在。”喻文州的声音响起在空旷的屋内。

 

不知何时,紧闭的阳台推拉门出现了一条缝,属于夏季的,温热的风,便这样大摇大摆地闯进室内。

 

窗帘后,隐隐约约,浮出一个男人的影子。

 

背光缘故,喻文州看不清他表情,但相应的,对方对喻文州神色的每一分变化了如指掌。

 

“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不择手段的喻文州吗?”来人勾起唇,语气充满嘲讽,“到这个当口,你居然还在犹豫。以为自己有很多时间残留?”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106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