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ha清识

属性看置顶

【周黄】比心心 Fin.

圣诞贺文啦啦啦~节日快乐,比心心!

校园paro,没羞没躁的男神X男神

(一)

“世道变了啊,老叶。”黄少天把一沓作业丢在叶教授的桌上,转身拖了把椅子,熟门熟路地往叶修的办公桌上一趴,郁闷地抱怨道:“你不知道,现在的女生,一届比一届不可爱了!” 

 

“啧啧,又是月经贴?有没有点新意啊黄少天?”叶修在电脑前头也不抬地吐槽。

 

隔老远另一张办公桌上,有个人掏掏耳朵,一模一样吐槽了一句。

 

“有没有点新意啊黄少天?”

 

“靠靠靠魏老大!吃你的鸡去!嘲讽学弟你良心不会痛吗不会痛吗?”

 

黄少天愤怒的目光直射那一角。

 

专心划水魏琛教授呵呵两声,赶紧把显示屏转了45度,挡住了来自学弟的愤怒。

 

而后他继续发表自己的观点:“我说你小子,课题做完没,数据跑了没?不要没事儿来抱怨这种事情了。”他换了个外挂,又开始蹲在墙角划水,“明里抱怨,暗里秀恩爱,你这套路不是第一回了哈……我们老人家耳朵经不起折磨,你看这老茧……”

 

他露了半边脸,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

 

可惜黄少天已经免疫了。

 

“有新意啊。”黄少天懒洋洋地换了个姿势,对着阳光转无名指的戒指,“我要纠正一点。现在不是月经贴,已经快变成周经了。”

 

“呵呵。”叶修终于舍得离开电脑,“周经贴,那也是自己作的。”

 

黄少天见他肯露脸了,知道叶修一局游戏刚打完,赶紧划着椅子笑嘻嘻凑过去:“所以这不是来找你求助了嘛。老叶,我说,凭你的影响力,那些姑娘们最爱听你闲扯。你就不能公开课上随便说一嘴,顺带帮我澄清澄清么?”

 

“澄清你和周泽楷没一腿?”

 

“呸呸呸,当然不是了!”

 

“那澄清什么?”

 

“澄清不是我拖周泽楷下水的啊!千真万确!”

 

(二)

 

黄少天,荣耀大学化学系研究生一年级。目前最烦恼的事情是,几乎来自全校女生的滔天怨念。

 

学校论坛定期出现讨论帖,抱怨黄少天带坏了本来人设高岭之花的物理系本科大三男神,周泽楷。

 

真是这样的么?

 

用黄少天的话说,这绝对是无稽之谈!他简直郁闷极了。

 

要知道一年前,黄少天的待遇那是相当的好。

 

他本来也是个校草级+学霸级存在。性格外向,长相帅气,各种奖学金拿到手软,竞赛总能捧到证书回来,在荣耀大学的论坛里是个话题人物,还是正面的那种。

 

按照正常剧情,他应该是异性缘一流,实际的确呢,收过成打的情书,各种SNS上的表白,照此推测,无论如何也不该落到被全校女生声讨八卦的地步。

 

可坏就坏在,这样一优越条件的树,不知怎么不爱娇花,偏偏看中了一棵树,还非得是整个校园里,长势最喜人的那棵。

 

然后那棵树,也竟然不知为何,被掰弯了。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

 

总之,就是过上了你侬我侬没羞没躁秀恩爱的日子。

 

(三)

 

咳、总之就是这样,黄少天和周泽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可惜幸福不能共享。

 

在他们每天的同进同出中,身边一众狐朋狗友大呼视力受到了永久性伤害,黄少天也荣幸地成为了荣耀论坛被轮上十大次数最多的男人。

 

一起享有这一殊荣的,自然还有他无辜被拖入的男友周泽楷。

 

其实更早以前,他偶尔也能上上头条,但都是相当正面的那种。比如吹颜值啦,一次街拍遇到少天男神等等!吹成绩吹实力啦,盘点我校十大学霸等等!

 

后来情况就有了一些改变,当周泽楷入学后,一代新人换旧人,一部分薄情的姑娘们瞬间把校草和男神的桂冠转交给周泽楷。

 

黄少天则作为前浪中比较知名的那个,和周泽楷又是一动一静,差别显著,自然承担起偶尔上对比帖,实质辅助姑娘们吹周大业的配角。

 

这都算了……

 

黄少天心宽,不就是拉踩吗,他见得多了,也就随他们去了。

 

顺便他因为这些帖子,注意到了周泽楷,和对方成功交往,也算是客观上的媒人——到这里为止,黄少天对校园论坛的怨念还是几乎为0的。

 

可这一切就在他们交往后结束了平静。

 

两人过上了每月轮一次版的生活。

 

最开始是震惊贴。震惊两人居然交往了。

 

标题一般都很短:震惊:他和他竟然在一起了!

 

回帖者基本是两人之前的迷妹,各种痛哭流涕不可置信,不提。

 

后来是八卦贴,这是任何绯闻发酵的重要阶段。

 

在这阶段里,各色人物纷纷登场,八卦黄少天和周泽楷究竟是怎样在一起的。其中不乏离他们最近的几个人——苏沐橙楚云秀为首的提供了重要观察视角,甚至“好心”的叶老师、魏老师,黄少天的中国好室友喻文州同学,也纷纷批马上阵,唯恐天下不乱地投喂了粮食。

 

几番爆料轰炸后,群众们渐渐情绪稳定,慢慢开始接受周泽楷被黄少天掰弯的客观事实。

 

至此,这场校园绯闻正式进入第三阶段——日常黑。

 

情绪稳定就风平浪静了么?too young to naïve。

 

当然是吐槽了啊!

 

被闪瞎,被狗粮噎到,总之人民群众有花式的怨念,自然就转化成花式的诉苦和diss。

 

“实在没眼看,我楷被带的画风都不对了。”

 

“麻烦这两位中午能不能换个地方吃饭?”

 

“我需要一副墨镜,才能和周黄一起上公共课,可是买不起啊呜呜呜呜!”

 

如此这般。

 

哦,忘了,顺带还有时不时开启的投票,黄少天和周泽楷究竟何时才能分手?

 

一周?一个月?两个月?半年?

 

这类帖子也十分有趣。虽然下方回帖一排的“拜托他们在我明天睁眼前分手!”,实际投出的结果,必定是时长最长那个选项。

 

“所以说,大家还是很坦诚艰难地正视了这对狗男男情比金坚的事实。”苏沐橙拿着八卦给叶修看时,如此吐槽道。

 

(四)

 

因此,这次黄少天来吐槽时,叶修和魏琛只当他老调重弹。照例调侃一番,赶紧想要打发他走人。

 

可没想到,黄少天这次的确被打击到了——频率变高了。

 

火力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他特别特别委屈。

 

“说说啊,最近发生了什么?”叶修问他。

 

黄少天愣了愣神,好好地回忆一番:“难不成是一二九合唱?”

 

原来还真是。

 

今年的一二九合唱活动,相较往年略作改变,本来是每个学院单独算上,今年新增了组队混合。不知谁家外联部唯恐天下不乱,说化学物理是一家,硬把这俩凑在一块儿。

 

这对黄少天和周泽楷来说简直是天赐良机——多了更多在一起的机会。

 

平时彩排,周泽楷有任务,在台上唱,黄少天的任务是在台下拍照,谁来搭话都会下意识地炫耀“我家泽楷帅吧”。

 

彩排之后出去夜宵,两人自然而然就坐在了一起,吃个烤串,吃个凉面,都你一口我一口黏黏腻腻得不行。

 

彩排现场除了化学物理两个学院,还有前后排着队等的其他院系在。吃夜宵的时候更是什么人士都有……

 

这导致两人的闪光弹覆盖面、覆盖频率,变得更强了。

 

收到伤害增多,吐槽也自然更多。

 

“所以还是自己作的。”

 

叶修调侃完黄少天,见他郁闷地走了,笑了笑,转头点了个烟。魏琛凑过来借火,八卦地探讨:“我这学弟,哈哈哈,让他每次在老夫这孤家寡人面前转戒指!该!”

 

叶修对着窗外吐出个烟圈,慢悠悠地道:“还真不一定。”

 

魏琛反应得挺快:“你说不一定什么?不一定他带坏了周泽楷?”

 

魏琛狂摇头,不信。

 

叶修说:“赌一包烟。”

 

“真的啊?”苏沐橙刚好抱着作业路过,她和黄少天一个高中考进来的,又一个系,熟人中的熟人,现在是叶修的第二个助教。

 

叶修按掉烟,接过作业山:“沐橙来了啊。你不是一早认识黄少天吗?他以前谈过恋爱?”

 

苏沐橙愣住:“你这样一说,好像真没。”

 

叶修摇摇头:“所以这是初恋啊。”

 

言下之意,黄少天压根没经验,谈不上带坏不带坏的问题。

 

“啧啧,看不出来,平时嘴上不饶人,背后老叶你还挺护着黄少天这小子的嘛!”

 

魏琛一边捣鼓新外挂一边感慨,换来叶修冷哼一声。

 

(五)

 

叶修着实同情黄少天,看他最近作为助教,帮忙开辅导课跑腿表现得相当不错,投桃报李,决定下一次公开课课间替他说一回话。

 

世事难料。

 

下一次公开课还没到来。

 

一个意想不到的外力出手暂停了这一切。

 

非典。

 

这场来势汹汹不可预期的灾难,影响了每一个的生活。

 

学校里暂时还安全,但是一旦有人感冒,就需要隔离。

 

一隔离一栋楼。

 

黄少天这栋楼恰好有不止一人感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论坛上欢天喜地,奔走相告——黄少天跟着被隔离了,那不就意味着,暂时不用被放闪了吗?

 

学校课也停了,只能通过网络上课、交作业。被隔离的生活其实也没那么郁闷,毕竟不用大冷天早起出门了,三餐学校统一供给,可以一整天都合情合理地呆在宿舍打游戏。

 

大家都很开心。

 

除了一个人。

 

黄少天。

 

他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不开心,每天在QQ上跟亲亲男友周泽楷抱怨。

 

黄少天:郁闷,每天呆在宿舍太无聊了!。

 

周泽楷:企鹅抱抱.jpg

 

黄少天:作业一下就做完了,电影也看完了,周泽楷你呢?

 

周泽楷:做完了。

 

黄少天:那你在做什么?

 

周泽楷:和少天聊天。

 

黄少天:>//////<诶不对你们今天全天有课啊!

 

周泽楷:上课中。

 

黄少天:那我不和你聊天了!

 

周泽楷:要聊。

 

黄少天:好吧好吧你这么想聊天我就陪你开小差不许说出去啊说出去别人又说我带坏你了。

 

周泽楷:企鹅点头.jpg

 

喻文州刚好路过黄少天身后,一眼看到这段对话。心想多亏了小周,不然黄少天是的要在宿舍里发霉了。

 

但是只聊天是不够的。

 

很快大家发现,隔离并不能让这两人停止放闪。就算只剩下周泽楷一人出现在公共视野的场合也一样。

 

每天下了晚自习,周泽楷雷打不动会出现在小桥附近的烧烤摊——这是离黄少天寝室最近的一家。

 

周泽楷送烧烤的方式充分展现了他扎实的学科基础。

 

按理说买了烧烤是不能随便送进去的,任何快递和外卖都要经过门卫阿姨。

 

不过周泽楷和黄少天折腾了一个小型装置,方便将不重的烧烤袋运上6楼,然后飞速地收回作案证据。

 

他俩每次交接的暗号是,周泽楷打开手机后置手电筒,往黄少天喻文州寝室的窗户上晃三下。

 

等黄少天收了东西,黄少天会准确地找到周泽楷所在位置,同样以手电筒在他跟前晃四下。

 

苏沐橙问过周泽楷这是什么意思,得到人家小帅哥腼腆的回答。

 

三个字。和四个字。

 

具体什么,还问么!

 

难不成还是“晚上好”和“谢谢你呀”?

 

苏沐橙回头直接在荣耀论坛开了个帖,吐槽这对情侣玩幼稚的代码游戏。

 

这种好歹是小范围的伤害,那网游里的行为就更让惹众怨了。

 

没错,黄少天无聊了几天后,找到了新的娱乐——网游。

 

最近的热门,又恰逢开新服,帝都这群闲得无聊的大学生们蜂拥而入,黄少天当然不例外。

 

他练了个剑士号,叫夜雨声烦。每天刷本PK劫镖不亦乐乎。尤其喜欢抢野图BOSS,可恨他大概天赋卓越,技术过硬,打又打不过他,不少人动过组队杀他的念头。

 

然而,呵呵,那是不可能的。黄少天怎么可能单独出现。

 

他身边一直跟着一个神枪手。头顶ID:一枪穿云。

 

两人一个近战一个远程,一样神一样的操作技术,配合得天衣无缝,每次都能在围剿中轻松脱身。

 

时间久了点,连非荣耀大学的人都知道了这对该死的情侣,就是黄少天和周泽楷。

 

周泽楷没课时,陪他在网游里四处逛,周泽楷上课时,黄少天上他号挂机,直接点了跟随。

 

反正在外人眼中,这两人永远形影不离,想要举起火把FFF。

 

(六)

 

很快,荣耀论坛又多了不少标题类似的新帖子,大意无差,说无聊玩网游居然还能碰到被虐狗,黄少天你真是够了……

 

这波轰轰烈烈无组织有核心的吐槽,甚至吸引了豆瓣百度贴吧天涯微博的观光团。

 

黄少天更郁闷了。

 

他刷着微博,看到和自己有关的热点,实在忍不住,算了算周泽楷这个点刚下课,便拨通了周泽楷的电话。

 

“怎么啦?”甫一接通,周泽楷低沉好听的声线透过无线电波传来,黄少天的心情顿时好了几分。

 

喻文州在背单词,他夹着手机走到客厅里。

 

“没什么。就打个电话呗。”

 

他又不想让周泽楷烦恼了。毕竟说来说去就是那么点事。

 

“周泽楷你晚饭吃了什么?”他没话找话。

 

“红烧划水和白切鸡。”

 

“唉划水我吃不惯的。佩服你们上海人喜欢吃这个部位。刺多肉少。”

 

“呵呵。你呢?”

 

“你知道呀,就那样,食堂统一供应,一周七天轮换。今天就是板栗烧鸡,好难吃啊……”他无聊地靠在沙发上,开始揪着周泽楷送的企鹅玩偶的毛,没精打采地妄想中:“和你做的完全不一样。天差地别。酱油放多了,糖放少了,板栗不够甜,鸡块太老。唉……我想吃你做的板栗烧鸡。”

 

 

周泽楷在那头轻轻笑了一下。笑意像是被风推开的涟漪,顺着电波慢慢扩过来,传入他耳中。

 

黄少天顿时觉得耳廓有点发烫。以及周泽楷说出的话也格外贴心。

 

“好呀。想吃什么做什么。”

 

黄少天心情又好了一点,和周泽楷东扯西扯了一阵,说了最近帮叶修做的课题,又说喻文州最近鼓动他考雅思,还说了家里养的猫最近有点胖。

 

周泽楷听着,偶尔说几个字回应。字数比黄少天说的少一大截,但两人都聊得很尽兴。

 

大概是气氛太好,黄少天之前藏得很好的小怨念不留神说漏了嘴。

 

“郁闷……最近又开始集火我。”

 

周泽楷立即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他的想法简单直接,还是那个答案。

 

像是之前听到黄少天抱怨时一模一样。

 

“我去澄清。”

 

“哎不用不用。周泽楷你别去发帖。我就是日常抱怨下,吐个槽就好了,何况,”他换了个手拿手机,声音变得低落了一点,“他们不会信的。”

 

周泽楷在那头轻轻地叹了口气,知道他嘴上说没事,但心里还是不开心的,便安慰他:

 

“天天。”

 

周泽楷每次安慰黄少天时,就喜欢喊他小名。

 

被喊的那位毫无例外的耳根变得更红了,然后要嘴硬地调戏回去。

 

“楷楷,怎么啦?”

 

周泽楷知道这是注意力转过来了,勾起嘴角,提要求:“想听你唱歌。”

 

又来这套。

 

黄少天下意识地应了声“好”,问周泽楷,“想听我唱什么?”

 

周泽楷思忖片刻,话音带笑:“《喜欢你》。”

 

他念这三个字的时候是学黄少天讲广东话的口音,虽然不是很标准,但是格外动人。

 

黄少天感觉不止耳根,脸颊都要烧起来了。

 

他蹭地从沙发上站起身,飞快地关严客厅和宿舍之间的门,这才趴回沙发上,回周泽楷:“哦好。”

 

夜风从客厅窗户吹进来,明明是北方冬天的那种,带着刺骨寒意,却悉数被歌词的暖意融掉。

 

黄少天清亮的少年音回荡在一个人的客厅里,听得到的除了他自己,还有话筒另一头的周泽楷。

 

愿你此刻可会知

是我衷心的说声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轻抚你

那可爱面容挽手说梦话

像昨天你共我

 

唱了一半,黄少天突然停下来。不唱了。

 

“天天怎么了?”周泽楷感觉不对,喊他。

 

只听黄少天的声音变得有点委屈:“不开心。想要……”他说了一半又不说下去。

 

“想要什么?”

 

黄少天不知想起了什么,对着周泽楷说:“看QQ!”然后飞快地挂了电话。

 

周泽楷一愣,那头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

 

他打开手机一看,那头黄少天发了两条新消息来,是两个表情。

 

少天:想要抱抱.jpg

 

少天:想要亲亲.jpg

 

夜幕下,路过的女生发现,荣耀校草周男神走了一半忽然停下脚步,对着手机静静看了很久,而后露出一个特别温柔的笑。

 

黄少天这边做完这种羞耻的事情,直接关了机。跑去招呼喻文州关灯睡觉。

 

不过挂了周泽楷的电话还是忐忑,所以睡前他又忍不住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

 

周泽楷发回一条消息。

 

泽楷:比心心.jpg

 

这颗心心被一只企鹅抱在怀里,一跳一跳的,可爱到爆,估计是从苏沐橙那边借来的表情。

 

黄少天觉得心上仿佛被刷成一层蜜,又像是吃了周泽楷从老家捎来的甜点,连血管里都泛着甜蜜。

 

他抱着这颗有心心的手机看天花板,一点都不困,直到手机屏自动熄掉,还是毫无困意。

 

又揿亮屏幕,再看了一次。

 

好甜。

 

又好羞耻。

 

又郁闷。

 

只能发个表情包来回,打个电话,这么久不能见到真人,还是郁闷啊。

 

兴奋和甜蜜劲儿过了,他叹口气,给周泽楷回了最后一条消息。

 

少天:晚安!以及……想要真人,表情安慰度达不到100%。郁闷。

 

(七)

 

第二天一早,阳光洒满宿舍,蓝天白云,帝都难得好天气。

 

黄少天懒洋洋地在床上不想动,想到又是一个见不到真人的周末,失去了起床动力,决定做一条赖床的咸鱼。

 

然而他并不能咸鱼很久。

 

“砰砰砰。”

 

有人在敲他的床沿。

 

“文州你搞什么?”黄少天怒掀床帘。

 

只见喻文州笑眯眯地,神秘兮兮地说:“带你去个好地方。”

 

他抵不过喻文州一反常态的强硬,只好绷着脸穿衣服,套好羽绒服,揣着他的起床气和倦意,一头雾水地跟着喻文州下了楼。

 

到1楼后,喻文州并没有带他走正门,两人七拐八拐,到了后勤职员走的小门。

 

黄少天更困惑了。

 

没记错的话,这后面只是个小花园吧。

 

喻文州还是笑得神秘莫测,在他疑惑的眼神中,直接推开门,然后把他推了出去。

 

门被关上了。

 

然而此刻黄少天并没注意到喻文州没跟上来。

 

因为他发现了一直朝思暮想的人。

 

周泽楷。

 

隔着小花园后的围栏,一向整洁的头发还沾着几片叶子。

 

黄少天恍然大悟。

 

周泽楷是从围栏后的树丛里钻过来的。

 

“早上好。”

 

周泽楷笑着和他打招呼,乱糟糟的发型在黄少天眼中却依然帅得不行。

 

他想到自己也是乱糟糟的状态,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早上好呀。”黄少天走过去一点,又不敢碰他。“你怎么来了,都说了不要来,万一你被传染了什么感冒之类的,回去不是也要隔离了!”

 

说出口的话,明明是抱怨的,但充满了开心和喜悦。

 

周泽楷必然听得懂。

 

他一点儿都没恼。

 

他对着黄少天眨了眨眼,笑着说:“找你有事呀。”

 

“诶什么事?你之前和我说过吗?”黄少天疑惑。

 

只见周泽楷勾了勾嘴角,伸出双手,修长好看五指并拢一排,先凑在一起,然后各自向斜上方划了弧度,最后聚拢在下方。

 

是,一颗爱心的形状。

 

“比心心。”周泽楷认真地回答他。

 

黄少天的脸颊骤然发烫。

 

(八)

 

叶修刚好和魏琛在不远处的天台抽烟。

 

“靠,”魏琛一抖烟灰,不可置信地拉过叶修,指着那院里外两个傻站着的身影,“我信了!”

 

叶修一看,呵呵笑,不语。

 

魏琛掏出一包烟,沮丧地抛给叶修。

 

“我算知道了,周泽楷这小子心思真多!”

 

叶修耸耸肩:“是呀,早说了,他俩谁追谁不好说,但真不一定是黄少天带坏周泽楷。”

Fin.

评论 ( 45 )
热度 ( 335 )

© Mocha清识 | Powered by LOFTER